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三六一O部隊42分隊^引而不發^躍如也

^^【期盼能夠聯繫到更多部隊戰友】^-^【特別是20軍58師的戰友】^^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·【刘心武·续红楼梦】第九十回 忠顺王奉旨逞威风 静麝月好歹避微嫌  

2016-05-25 20:33:04|  分类: 【在線閱讀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·【刘心武·续红楼梦】第九十回 忠顺王奉旨逞威风 静麝月好歹避微嫌

 

正说着,秋纹、莺儿来催:“饭菜摆好了,请二爷二奶奶就餐。”甫吃罢饭,忽然赖大家的进来请安,道:我们家那小子赖尚荣,凭圣上恩典,托主子们洪福,竟又升了。立秋那天在家中聊备几杯水酒,恭请主子们光临。
    立秋那日,赖家大排宴席,打十番演小戏,十分热闹。各路宾客云集,然物以类聚、人以群分,多有进去与赖尚荣见过礼,略到席上坐坐,就各聚一处,自说自话的。
    赖家花园里的旭晖箑,是个扇面形的临水阁楼,窗外池中荷花半开半谢,谢掉的荷花露出莲蓬。仇都尉正在那里面跟几个熟人饮酒取乐,忽见他儿子走了进来,因问:“你怎么跑了来?”他儿子道:“随忠顺王世子来的。如今我跟随世子,谁再敢动我?”仇都尉望见窗外池边有簇女眷,其中竟有他小妹子,那小妹子乃忠顺王小妾,名艳荷,正尖声尖气命令丫头去池边给他摘莲蓬,不禁问儿子:“你那姑妈怎么也来了?我未曾见到别家有姨娘来的。”他儿子道:“姑妈听说有这乐子,非随小王爷来不可,王爷就答应了他。王爷家行事随心所欲,谁敢挑刺?我听说一会儿,王府长史官还要来哩。”仇都尉因与同座的人叹道:“赖尚荣这小子不过刚升了个通判,王爷府就给他这么大面子,真真是鸿运当头!”在座的有孙绍祖,原来豪饮狂笑,忽然捂着肚子称病道恕罪失陪,也不去跟主人告辞,一溜烟出大门躲避去了。又有贾雨村与粤海邬维将军一起过来。大家起立致意让坐毕,一起饮酒闲聊。仇都尉道:“这赖家本是贾家的世仆,没想到发达至此,那贾家倒衰落不堪了。”因细数贾家丧败之事。说到贾府四小姐出走失踪,邬维道:“拙荆前些时归宁,他娘家在京西南三百里鄞溟县,曾见一缁衣乞食的尼姑,捧着饭钵,在他家宅门外讨饭,因拙荆于荣府老太太尚在,庆寿辰时,去过他家,见到过那四姑娘,因之觉得那尼姑分明就是贾府的惜春小姐。拙荆返京那天,隔着骡车窗户,还看见那缁衣女子在长街上踽踽独行,影子在身后拖得长长的,煞是可怜。”忽听池边一片尖叫惊呼,原来那艳菏的丫头为摘莲蓬失足落水,赖家仆妇忙救助不提。
    花园另一隅,有个瞻月舫,亦建在池边,系两层,楼上入夜可推窗望月。此刻宝玉与韩琦、陈也俊等在楼上欢聚。宝玉因问紫英、若兰因何不到?韩琦告曰:“他们都到卫家圃去了。准备秋狝哩。我们过几天也去。”宝玉笑道:“那皇家才讲究秋狝,你们又何必去受那苦!”韩琦笑道:“你系世外桃源人。我们秋狝,是心随太上皇,为正日月之位。说多了你也不解。男子汉大丈夫,必要立一番大事业才是。”宝玉也笑:“我是最无事业心的人。也不求当什么顶天立地的大丈夫。奇怪的是你们并不嫌弃我,倒偏跟我好,这又是为什么?”陈也俊因问:“你不求立业,也不装男子汉唬人,那么,你说说,你活着求个什么?”宝玉道:“永存赤子之心。永葆愚痴之态。”陈也俊笑道:“这正是你可爱之处。我们作不到的。难怪连柳二郎那样滚透风尘的人,也愿跟你相交!”宝玉因道:“只是他自那尤三姨自刎后,就飘然远逝,听说是随道士遁隐山林,再不回红尘中来了。”韩琦因笑道:“飘然远逝,遁隐山林,固是湘莲兄必有的作派,倏忽归来,江湖重现,也是湘莲兄应有的行踪。”宝玉道:“如此说来,敢是你们有了他的消息?”韩琦微笑道:“正是。也许他今日正在卫家圃与紫英、若兰一醉方休,也未可知。”那宝玉等因才刚喝酒微醺,此时只是喝茶。
    且说那赖尚荣在席上,特意向傅试示好。又把傅试邀至书房,极表亲密。表面上,似因从此皆为通判,同僚之谊,愈加深厚,心里实际重视的,乃傅试之妹傅秋芳。那傅试将其妹如明珠般握在手中,待价而沽,以至傅秋芳到二十三岁仍未出阁。直到头年,忠顺王死了正妻,要续弦,傅试削尖脑袋,找机会让那忠顺王见了他妹子,忠顺王果然惊艳,先将那傅秋芳收进府当了首席姨娘,没两个月,傅秋芳显出理家才干,一年后,生下小世子,忠顺王就把他扶为了正室,其他姬妾纵使十二万分不服,究竟也莫可奈何。那傅试兄因妹贵,如今多少人因此巴结他,那赖尚荣不过是小小不言的角色罢了。
    赖尚荣固然又升了,但终究根基低贱。他祖母赖嬷嬷,头年去世了,但留下的那些话语,如“你那里知道那奴才两字怎么写”,至今仍令他思来惊心。他家乃贾家的世奴。贾家呢,又是圣上家的世奴。如今贾家风雨飘摇,一旦翻覆,覆巢之下,焉有完卵?他和妹子虽早赎出身子,不算贾家的人了,但父母还在荣国府管家,叔叔赖二也还在宁国府管家,灾难临头兄弟散,那叔叔赖二且不去管他,自己父母却须早寻退路,那最佳出路,就是从贾府,换到忠顺王府,这槽如何跳法?颇费神思,但与傅试扳厚,进一步获得傅秋芳同情,在那枕边给忠顺王吹风,由忠顺王趁贾府势萎,点名索要,亦不失为一着妙招。心里盘算着这些,那赖尚荣对傅试嘴里又涌出许多的谀词谄语。后来忽听报道:忠顺王世子驾到,便不及听完傅试的话语,直冲出去躬身迎接。那忠顺王世子对赖家的酒席、乐戏嗤之以鼻,进入花园,那些亭台楼阁也难入眼,他的兴致,全在寻觅丽姝。闻说宝玉最宠的侍妾袭人来了,便生出不轨之心,只让赖尚荣给他指出那袭人来。
    原来那年冯紫英邀宝玉、薛蟠到他家私宴,宝玉带着双瑞、双寿等小厮去了,席上,宝玉、薛蟠要冯紫英把“大不幸之中又大幸”的话头解释开,冯紫英竟万分谨慎,顾左右而言他。那天席上并无外人,就是锦香院的妓女云儿,也早熟稔,信得过的,却不曾想忠顺王府派出暗探,混在唱曲的小厮中,把那天他们聚会的种种,记录得详详尽尽,故此后来忠顺王府派长史官到荣国府讨要琪官,宝玉想赖掉时,那长史官就索性把宝玉跟琪官换系汗巾的机密事抖搂了出来,令宝玉目瞪口呆。也正是在那次,探子把宝玉宠爱的侍妾叫袭人,那宝玉日常生活万万离不开袭人诸事,一一报告了出来。忠顺王世子这回来到赖宅,就想把袭人觅到,看个仔细,如甚养眼,就一定要想方设法将其弄到手中。
    那袭人正在瞻月楼下,与莺儿等坐着。忠顺王世子等从那边过来,且停在银杏树下,他问赖尚荣:“那边坐着的几个女子,那个是袭人?”赖尚荣就为他指认。那世子觑着眼仔细看,只觉得那袭人虽非艳丽娇俏,却自有一种似桂如兰的气质,丰而不满,白而不腻,顿时便有攫取之心,遂大步朝瞻月楼走去,抢到袭人正面,便欲上手摸脸,袭人唬一大跳,莺儿等也忙起立躲避,赖尚荣忙上前打圆场道:“这是小忠顺王,特来会会宝玉,快上楼知会!”彼时贾珍等已从楼上望见忠顺王动静,忙迎下楼来,大家含混揖让,说些着三不着两的客套话,宝玉赶紧带袭人、莺儿离开。赖尚荣与世子一起被围在当中,只好一一介绍,大家皆面带假笑,说些“久仰”之类的空话。待贾珍等告辞离去,世子方气呼呼地对赖尚荣说:“这就是你们赖家的好主子们!究竟都是些什么刁人?那袭人那里去了?我尚未看得仔细!”赖尚荣只好躬身谢罪。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忠顺王即到荣国府宣旨,按旨行事。贾赦、贾政分别软禁到荣府东西外书房。忠顺王除带来自己府中人员外,又调来仇都尉协理。忠顺王命手下将王熙凤押来,厉声道:“先去把那甄家藏匿到此处的罪产悉数指认出来!”遂令仇都尉押着去往后楼仓库。忠顺王又令将甄家罪产点清运走后,将荣府并贾赦院的库房皆加封条,以待今后处置。那长史官又带领王府管事人等,进入荣国府官中各处,掌管事务,但要求原来管事人等暂守其职,听候驭使。住在正房后院的薛姨妈并宝琴,被驱逐出府。邢夫人等被安置到荣府后院挤住,贾赦那边的空院落由仇都尉派人把守。又宣布圣上旨意,道李纨守节多年实堪旌表,准其带着独生子仍暂在稻香村居住,其丫头婆子亦允其悉数保留。荣府中王夫人、贾宝玉等,皆允许暂在原居所生活,但须立即裁减丫头,所裁减的人员皆由忠顺王府长史官与仇都尉另行安排。
    陡生巨变,府里上下人等均惶悚莫名。那赵姨娘却忽然跑去跪在忠顺王面前,道有重要事情要揭发。让他讲来,他就头胀筋蹦地诉说,语无伦次,忠顺王便命掌嘴,被掌嘴后,他倒能大体说个明白了,大意是大老爷、大太太们匿下了二十把古扇,都是满世界找不到的奇珍宝贝!忠顺王就喝问他那二十把古扇今在何处?他就说把那二太太陪房周瑞家的逮来,一拷问就全知道了,那二十把古扇现在那周瑞女婿,一个叫冷子兴的古董行混混手里。忠顺王将赵姨娘喝退后就命将周瑞夫妇押来讯问,又命仇都尉去逮那冷子兴。
    忠顺王喝退赵姨娘后,遂宣布裁减各房主子的丫头。各房各人只许留下一两个丫头,二宝这房只许留下一个丫头,于是报告留下袭人,谁知那忠顺王对别房只限人数,留谁听便,对二宝这一房,却点名索要袭人。消息传出,阖府紧张。且不论那宝玉舍不舍得袭人,那袭人的不舍得宝玉,是尽人皆知的。袭人曾说过,倘若逼他离开宝玉,他就引刀自刎。王夫人心想袭人必如鸳鸯般以死抗争,她若是真的引刀自刎,忠顺王必迁怒于老爷和自己,甚至祸及全府,想及此,一筹莫展。
    彼时门外索人声甚急。宝玉乱了方寸。那宝钗虽端坐不动,心里也在打鼓。却只见那袭人先呆立一阵,末后从容走到门边,对外面人说:“且容我略整衣衫,就随你们去。”说完走到二宝面前,哽咽着道:“为你们,为全府,我去。只是你们——好歹留着麝月。”说完跪下拜了两拜,没等二宝搀扶,就自己起来,朝门外走去,连个包袱也不带,到门边,理理衣衫,就随那忠顺王府的人往府外走。那忠顺王本是听世子唠叨,说一定要弄来袭人,及至叫出袭人来,一看,觉得姿色比傅秋芳差多了,顿觉扫兴。那袭人竟并未以死抗争,随那忠顺王府的人而去,贾政甚是感动,王夫人当时隔窗看到,双手合十,口念阿弥陀佛不止。然府里不少人均有腹诽。长史官随即来问二宝究竟留下谁,皆道留麝月,其余六个丫头,只好跪别二宝,随忠顺王府的人去了。
    那赵姨娘本以为揭发出二十把古扇的事情能缓解贾政的案情,让大房多倒些霉,且又拷打了仇家周瑞夫妇、逮住了那冷子兴,也就杀了王夫人气焰,却不曾想大大增加了整个荣国府的罪责,又牵连到贾雨村,到头来自己更栽到里头,弄得一片混乱、一塌糊涂。那冷子兴从邢夫人处得到古扇后,立即找到画工在仿制的古扇上照那真扇仿那些古人笔墨,弄出两份假扇,拿上一份,找到那落魄到远郊穷村的石呆子,假意奉贾雨村老爷之命将他的古扇悉数发还。他被仇都尉捕获后,便将另一份二十把假扇,当作赃物交了出来。忠顺王审问贾赦,贾赦承认霸占石呆子古扇一事,供出了贾雨村。忠顺王想,那贾雨村是个奸雄,搬倒他要防其反噬,且纵使搬倒,那古扇亦不能归己所有,必得将那古扇算入甄家罪产,方能纳入私囊。审问贾政,一问三不知。审问王熙凤,坚称清点过甄家送来的东西,其中绝无那二十把古扇。于是再提审赵姨娘,那赵姨娘又咬定说是老太太遗物,忠顺王大怒,称本是你自己来揭发的,道古扇是甄家罪产,目下怎么又胡乱改口?分明是一刁妇,立刻让上拶刑,把那赵姨娘疼得厉声嚎叫、死去活来,只好在古扇系甄家罪产的供词上画押,又率先被罚入马棚,每日打扫马粪。
    几日后,方允许外人进府探视邢、王二夫人及二宝夫妇。尤氏来了,到二宝房里,见虽然只剩麝月一个,却整洁如常、有条不紊,对二宝夫妇小心伺候、色色精细,竟似袭人仍在,不免惊叹。那麝月不言不语,只在那里无声无息,静静地做事。尤氏坐着跟二宝说话,他献上茶,那宝钗略搓了搓手,他就默默递上手笼,因天气尚不是太冷,那手笼正是缎绣薄绵的,难为他这么早从箱子里取出预备着;宝玉微咳了两声,他又默默递过一只已打开盖子的小银匣子,里面是甘草佛手片,宝玉拈出一片放入嘴里,他就退至一边,给二宝继续绣那冬天要穿的鞋面,尤氏二宝交谈中不经意时,那麝月却又端过缠丝白玛瑙碟来,里面是已去皮削成一般大的苹果肉,且果肉上已插妥小竹签。尤氏因拉过麝月的手道:“果真又是一个袭人,他虽走了,实未去,有你在,二宝生活起居好歹可免微嫌小弊,真是不幸中的大幸了!”那麝月也无歉词,只低头微笑,尤氏松手,他就又去张罗别的。
    尤氏回东府了,薛蝌来了,说史湘云在门外被拦住了,说他不算至亲,不允入内探视,只好把一包银子托他带了进来。薛蝌告知二宝:“蟠哥审决定谳,斩监候,只求能按律留养承祀吧,否则怕时日不多了。”宝钗流下泪来,宝玉也心惊,陪着流泪。忽然窗外报告:“北静王府袁太监到!”宝玉心想:这难道算至亲么?怎么又让进来?要知端的,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《刘心武续红楼梦》 下一页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