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三六一O部隊42分隊^引而不發^躍如也

^^【期盼能夠聯繫到更多部隊戰友】^-^【特別是20軍58師的戰友】^^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·【刘心武·续红楼梦】第九十二回 霰宝玉晨往五台山 雪宝钗夜成十独吟  

2016-05-26 23:23:12|  分类: 【在線閱讀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·【刘心武·续红楼梦】第九十二回 霰宝玉晨往五台山 雪宝钗夜成十独吟

 

听到那远处爆竹声之前,二宝正在一处说话。宝钗提起那天到北静王府看戏作客,道:“你给那新亭题的对联,上联倒也罢了,只是那下联‘觑透’二字,实在不恭,既是秋神冬仙,有那么对待的吗?如何去‘觑’“更如何‘觑透’?”宝玉道:“依你说,该如何措词?或用‘敬畏’?你又该说太坐实了,或许用‘静待’、‘默拜’恰切?”宝钗道:“都不雅丽。”宝玉道:“当年我在大观园吟出一联:‘绕堤柳借三篙翠,隔岸花分一脉香’,众人皆夸,老爷也难得点头微笑,自己也得意。但那联句美则美矣。其实空洞,不过摹景而已。这次我总算逾过单纯摹景,想与景后神仙结交,纵使尚欠雅驯,也应鼓励三分才是。”宝钗道:“随口道出,也难为你了。相互切磋,必有憬悟。正是学无止境。不过,诗词杂学的功夫固然不能退,更要紧的是那经书时文,岂能一丢再丢,一远再远?”
    正说着,爆竹声起,麝月接报珠大奶奶驾到,宝玉见到李纨,满腔欢喜,心里并无一丝怎么久不露面的抱怨,起立迎接,打量着说:“大嫂子气色真好,也发福了!”宝钗斜他一眼忙连连弯身问李纨好,“稀客”两字滑到嘴边,及时吞回,满面微笑,柔柔的问:“身体可好,兰哥儿好?”
    李纨因笑道:“可不是太好!前些日子因为盯紧着督促兰儿准备进场,抽不出身子,连太太那边都没顾得请安,你们各处多多担待吧!只是今儿个实在高兴,放下榜了,那兰儿初考得武举第八名,环儿、琮儿都去祝贺,兄弟们放起炮仗来了!我才刚去给两位太太报了信,他们都高兴得念佛。”
    宝钗道:“真真绝好消息!大嫂子总算熬出头了!”李纨道:“还没到头。明春还要考上一级,我还得紧督着他!”麝月端出袭人供应的好茶,又跟随来的索云一边去且说些梯己话。
    那贾兰武举中榜消息,已令宝钗心潮难平,后更听说那族中的贾菌也进了学,更是焦急难忍。那时薛蟠总算以留养承祀改判了无期监禁,可再谋减少刑期,熬出囹圄;薛蝌亦将邢岫烟从邢忠夫妇那边娶过来,跟薛姨妈、薛宝琴一起过活;家里那边黄萎中总算泛出点绿意来,因之更把心思汇聚到劝宝玉进学上来。
    几日后,尤氏过来,道贾珍重整了私塾,贾代儒已逝,另请了本族秀才贾敕主持,贾环、贾琮皆入塾攻读,道:“刚才去见了两位太太,都说狠好。那嫣红还在琮儿包书布袱上绣了个魁星。”尤氏说时宝钗只拿跟望着宝玉,宝玉却只问尤氏可知道琥珀等减裁出去的消息。尤氏因叹道:“正是遇见了他。还知道了另一位的惨相。先说那一位,这府里还有几个人过问他?就是赵姨娘。他不知道怎么的惹怒了忠顺王,王爷一怒之下把他罚到马圈里。这些日子这边府里的仆妇们何尝有过好饭食?一桶冷饭,一桶高汤,一桶不知道腌了多久泛臭味的咸鸭嘴,就这么个饭食,不往上抢还盛不上,那赵姨娘整日打扫马粪累得贼饿,吃不饱,就偷吃那喂马的黑豆,先吃了拉不出屎,后来不知怎么的又狂泻,敢是得了赤痢,卧在那破被里也没个人理。那琥珀,你们知道,归了仇都尉,那仇都尉也不天天到这边来,收拾出几间屋子,成了他的淫窝,平日让琥珀给他看着。那琥珀倒是个有善心的,听说赵姨娘不行了,过去看,那赵姨娘只抓着他的手倒喘气。琥珀眼见他哄气蹬腿,也禁不住心酸。是琥珀告诉我,那赵姨娘临咽气时嘴里吞吞吐吐念叨着两个人……”宝玉就猜:“是老爷跟环儿吧?”尤氏道:“却并不是。”宝钗道:“却也可怜。只是咱们说他干什么?”尤氏把那话讲完:“他嘴里说的两个人,琥珀听得明白,竟是老太太和林姑娘!可不怪煞?”宝玉听了也觉不可思议。宝钗道:“那环儿总算迷途知返,琮儿怕还得更加打磨。只是我们这位,当哥哥作叔叔的……唉,珍大嫂子,你说我该怎么着,才能让他心里也装进个魁星老儿去!”尤氏道:“依我说,怎么着也不怎么着,船到桥头自然直,宝兄弟慧根扎在那儿,指不定那天有道光一照,他就开窍,就进场,就一举夺魁了!”宝玉便起身去窗台边,细赏妙玉头天派丫头送来的一盆秋海棠。
    那赵姨娘是忠顺王带人进府查管后死去的第一人。仇都尉报告给忠顺王,忠顺王故作姿态训斥道:“圣上派我来查管,到日前并无新的旨意,我派你在此执管就该谨慎行事,怎的就死了人,且是贾政的姨娘?对府里人等严加禁管是对的,但不能再无故死人!”让用便宜棺材将赵姨娘殓了,送到义地埋葬。其实那忠顺王对赵姨娘自行病死甚觉惬意,因赵姨娘留下画押口供,指称那二十把古扇是甄家藏匿到荣府的罪产,若其不死,将来说不定要翻供,如今自己死掉,倒省了别人灭口。
    那天贾环私塾放学回来,从后门进,正赶上赵姨娘棺材抬出去,先他不知道棺材里是谁,还嬉皮笑脸的说:“嗝儿屁朝凉大海棠!”人家告诉他里头装的是赵姨娘,他还不信,遇上往外送的琥珀,正色告诉他,他才傻了。毕竟十几年来,跟着赵姨娘长大,虽说探春姐姐一再跟他说,王夫人才是母亲,赵姨娘只是个奴才,可那王夫人何尝对他有过一星半点母爱?赵姨娘虽一天到晚啐他戳他骂他怨他,正是俗话说的,“打是心疼骂是爱”,心底里,那贾环还是认他是亲娘。忠顺王进府查管,赵姨娘被罚往马圈,贾环并无所谓,甚或还觉得耳根清静了许多,与那小鹊一起鬼混,把赵姨娘忘到了一边,然此刻眼睁睁看着赵姨娘棺材抬了出去,先是目瞪口呆,后来就觉得心口发紧,起初人们都没注意他,棺材抬出去往板车上装妥,拉板车的把拉车的套绳套在肩膀上,板车咿咿呀呀走动了,忽然左近的人皆吃了一惊,见那贾环把蓝布包着的书本往地下一丢,冲出后门,跑到那板车板车旁,抓着棺材尾巴,大声嚎哭起来。琥珀等忙过去将他拉开扶住。那装棺材的板车在灰土中远去。贾环回到自己屋里,不吃不喝,只是发呆,小鹊也不知该如何劝解。倒是那周姨娘,闻知赵姨娘死在马圈,甚是伤感。遂去贾环处,拿去自己用私房银子,通过琥珀换来的东西。私下熬好小米粥,配上腌甘露,去劝贾环想开些,好好过日子,那贾环才算缓过神来,渐渐恢复如常。
    那天宝玉拿竹剪给秋海棠修理锈叶,宝钗实在看不过,因道:“这些事就让麝月作也罢。不然我亦可代劳。有这太阳照进来的大好工夫,稍微摸几册书写几篇文,也是好的。”宝玉便道:“可是你那一套,又来了。”宝钗道:“你且坐过来,咱们再讨论讨论。究竟你是怎么个打算?”宝玉放下竹剪坐过去,心平气和的问:“我无打算。你总在我耳边聒噪,引得我也不能不细想一个问题,就是为什么人世的人总成日家要打算?打算这个打算那个,算自己算别人,算来算去,算到无情为止。”宝钗道:“说得好。正是要你把心里装着的晾出来晒晒。敢情你真的是要杜绝人世,要走那出世的路了。那出世的路偏而窄。咱们大观园拢翠庵的妙玉就现摆着是个例。他自称槛外人,把咱们全叫作槛内人。又道什么自古来最好两句诗是‘纵有千年铁门槛,终须一个土馒头’。那两句真是千古妙句么?你是听来觉得有如仙乐还是心生莲花?那千年铁门槛,岂是可以随意亵渎的,人能活得几岁?有凡人活得到百年?就按百岁算,千年也有十几代了!十几代的富贵,为什么要轻易抹煞?十代后就算都成了土馒头,那也值得,足资骄傲!其实更早的古人,孟夫子,他说得更豁亮,叫作‘君子之泽,五世而斩’。五代富贵也不能轻亵呀。何况前五代本钱耗光了,后几代还可再从头积攒起。因之人世,在槛内奋斗,才是人生常态。离开常态,去作什么槛外人,对家族不负责任,对自己放任自流,充其量成个令人侧目的畸零人,究竟有何意趣?你素日中那妙玉等的奇谈怪论毒害太深,今日一打趸的给你个棒喝,你再执迷不悟,可真真伤透我的心了!”宝玉道:“你何必伤心。你跟我在一起,若去掉这些个仕途经济的想法,岂不是很可快活吗?我一不干涉朝政,二不忤逆伦常,三不勾心斗角,四不暴躁乖戾,只不过是由着性子活罢了,这样的日子,得享一天是一天,你若能跟我一样想法,一样活法,开心还来不及呢,那里伤心去!”宝钗叹道:“你当我自来如此?小时候,何尝不曾任由性子活着,只管一味嬉戏?你知道,我父亲原去的早,哥哥又不成材,守着寡母,焉能再撒娇使性?原也身热心热难耐,多亏那和尚,给了个海上方,炮制出足够一辈子的冷香丸,不时吞服,方冷静下来,懂得人之一生,不能由着性情,须约束性情。你看人世间多少悲惨事,皆因任性恋情而生,又有多少事,竟因能够驭性敛情,而峰回路转、化危为安的。你总愿我跟你一样,我却总盼你跟我同心。只是虽然咱们天天身子很近,心却似越来越远。也不多说了,只再问你一句,知不知我为的倒不是我自己,乃是你好?”宝玉也叹道:“深知如此。只是你的那个好,我却不能也认作好,如此奈何?”
    麝月过去跟他们说:“该吃饭了,冬日凉得更快,且趁温。”二人方去吃饭。刚吃罢饭,薛蝌来了,眉头紧皱。宝钗忙问:“妈妈可好?”薛蝌道:“好。”宝钗又问:“嫂子、妹妹可好?”
    薛蝌道:“都好。”宝钗因笑道:“你唬我一跳。都好,你怎么乌黢个脸!”薛蝌道:“篆儿跑门”,宝钗一时不明白他说的是谁。宝玉记得,道:“那不是岫烟的丫头吗?”麝月一旁也回忆起来,道:“可不。他随邢姑娘到咱们这儿,住园子里的时候,平姐姐,如今的平二奶奶,丢了那虾须闽,先就疑他没见过世面,觑空偷了。后来,才发现是我们怡红院的坠儿。只是他如今可怎么跑了?”宝钗想起来,道:“原来说的他。你只拽儿拽儿的,只当说那鞋拔子哩!”薛蝌道:“你嫂子可不跟对那鞋拔子一样对付他,鞋拔子时时吊在鞋柜子边上,你嫂子时时让他坐在窗前绣架前,今儿个下午眼错不见,就找不着他了!一直寻到大门外,外头戳在巷口卖糖猪儿的货郎说,是从我们那门里,出来个挎包袱的姑娘,到巷口跟一个候着的小厮,两人对脸一笑,就跑出去了。这不是私奔了吗?你嫂子待他一向不薄,跟你嫂子到咱们薛家以后,上下谁也没亏待他呀,却不曾想行出这般不雅之事!”宝钗听了笑遒:“我当出了多大的事儿,原不过是丫头私奔,咱们历年来看过的那样戏文还少吗?小姐还后花园私订终身呢,私奔的更不少。只当咱们家演了折戏。原有那话:台上小人间,人间大戏台。那篆儿到年纪了,春情发动,虽行为不雅,究竟也不是什么大罪过,你跟妈和嫂子说,就不去追究也罢。”宝玉亦笑道:“还真看小了篆儿,原来是随性敢为之人。倘再遇到,你们应该补他一份嫁妆才是!”薛蝌道:“要是如你们说的那般轻省就好了。偏那卖糖猪儿的货郎想了想说,那勾引篆儿的小厮,竟像是这府里的彩明!那货郎也曾在这荣府后门落担,那彩明就买过他的糖猪!”宝玉叹道:“可知人生缘分,自有天定。彩明不止识字,更会算账,风姐姐以往极器重他。篆儿有福了!”薛蝌道:“有什么福!闯下大祸了!刚才我在大门口,遇见锄药,他告诉我,彩明两天没露面,仇都尉算他逃逸,发狠要抓回来治罪呢。倘若真把他逮住,岂不牵连到我们?如今咱们两家,其实还不止咱们两家,舅舅那边,史家那边,全是破了篷子的船,甭说难扛大雨,就是小雨,也淋不起呀!”宝玉替彩明、篆儿担忧起来,道:“彩明必定是他们使唤登记这边财物的,不比一般小厮,若真被逮着,怕性命都难保。唯愿他们飞的远远,连翅膀影几都寻不见才好!”宝钗道:“能不了了之最好。我们也须早准备好问起来的答词。总是丫头小厮不对,我们作主子的还亏着哩,能连累到那里去?蝌儿你回去跟妈跟嫂子说,算不得多大的事,见怪不怪,听其自然吧。”薛蝌又说起探监劝慰薛蟠情况。
    又过数日,忽然又有北静王府袁太监来,这回是送来宝玉入国子监的遇恩荫监生凭证。宝王大吃一惊:“是否送错了?我何曾谋取过这身份?”宝钗却喜出望外,笑道:“那回去北府看戏,王妃召见我,临末了问我有什么请求,我就冒昧提出,能不能求王爷给安排一下,让我们宝二爷到国子监听学去,实在也没抱希望,没想到王妃还真记挂着,王爷还真给办成了此事!”自己跪下让袁太监转达对王爷、王妃的万分感激,又再让宝玉跪下朝北府方向谢恩,宝玉只捧着那张纸发愣。
    袁太监走后,宝玉质问宝钗:“此事你怎么也不跟我商量?我是坚决不去的。”
    宝钗劝道:“那天你说了,知我说的作的,皆是为你好。就算你目今还觉得不好,你且先去,去了,我估摸你没几回就能觉得,那是好上加好。咱们私塾只算个小鸡窝,那国子监什么地方?最大的凤凰巢!多少人想去还去不成哩!环儿、琮儿配去吗?就是兰儿,他就中了武举也罢,离国子监的境界,怕也还远。你且安心准备两天,就去那国子监听听大儒讲经吧,回来也教教我,开开我的窍。”宝玉道:“你早开窍了,还用我学舌,你真是逼人太甚了!”王夫人知道此事后,赞许宝钗道:“真比那乐羊子妻更贤惠了!这下宝玉有进阶,我真算养儿得靠了!”就督促宝钗、麝月快快准备出宝玉去国子监上学的东西。那邢夫人闻听后也很高兴,找出一个金魁星来,拿给宝玉道:“那琮儿我也没舍得给他。荣府全指望你了!”
    一连两天,宝钗指挥麝月收拾东西。又让麝月请过来琥珀,求琥珀跟仇都尉仇讲明情况,去国子监听课,来回配马匹,派锄药跟随服侍。那仇都尉知有北静王让送来的书证,也就应允,那宝玉倒安静了下来,也不再跟宝钗争议,常站在那盆秋海棠前,似跟那花儿交换眼神儿。
    那一日寒气浸人,灰云密布。一大早,宝玉跪拜了王夫人,又跟宝钗拱手告别。宝钗道:“何必又庄重到如此地步。又不是生离死别,晚上就回来的。”宝钗、麝月送宝玉到仪门,锄药在仪门外接应,取过带的东西,到大门外宝玉、锄药各骑一匹马,离府而去。到得鼓楼前,宝玉在前头,又往南二里,宝玉勒马往西,锄药笑叫道:“二爷久不出门,晕头转向了!那国子监在东边!早该往东的!”宝玉仍骑马往西,锄药跟上去,心中诧异,又道:“二爷这是往那儿去啊?越走越远了呀!”宝玉且不回答,朝西又走了二三里,宝玉方勒住马,对锄药道:“要出西门去。”锄药懵懂莫名,问:“去西山?”宝玉道:“去五台山。”锄药张开嘴巴合不拢。望着宝玉不像是玩笑,愣了愣就说:“我跟你去。”宝玉道:“你只跟到城门外吧。”锄药就跟宝玉到了城门外。宝玉下了马,锄药也就下马,宝玉把自己手里的缰绳递到锄药手里,拍拍他肩膀说:“多谢了。多年来你跟焙茗,就是我的朋友。今天我是认真的。我要出家当和尚去了。你知道我们兄弟姐妹里,已经有那四姑娘先一步,出家当尼姑了。他当尼姑,是自觉自愿的。我当和尚,是被逼无奈。我不想去那国子监。国子监很好,我不反他,可是那地方不适合我,我也不适合他。两匹马都交给你,还有马上的东西。你可以随自己想法行事。可以带着两匹马去闯江湖。更稳妥的是带若他们回府里去,就跟他们说我去五台山当和尚去了。你没法拦我,也拦不住我。他们若要加罪,就加罪我一个人。你是无辜的。你告诉他们,不要来找我。也找不到我的。纵找到,我也是不回去的了。”那锄药也懂不全宝玉那些话,只是多年跟着宝玉,知道他那傻怪劲儿上来,几头牛也拉不回来的,就揉眼睛抹泪。再睁开眼时,宝玉已经走出一箭之地,想追上去,心知追也追不回的,就痴痴的望着宝玉一步步走远。到头来,锄药还是回到了荣国府。
    那宝玉朝西南方向走去。那时天上下起了霰,小冰珠打到他脸上,又冷又痛。起初他耸肩躬腰笼袖,渐次他忘却了寒冷艰辛,腰也直了肩也开了,心里无比松快。他就那么往五台山而去。锄药没两个时辰就返回了荣府,交回马匹,跟仇都尉讲出情况,兹事体大,不敢自专,仇都尉赶紧骑马去了忠顺王府,当面向王爷禀报。王爷且不言声,拈须中晌方发话:“既是那北静王荐他去的国子监,我们也不好擅加处置,你再去趟北府把这事报告给他,看是由他禀告圣上,还是有别的主意,总之这煮硬了的鱼头由他去拆。”因之仇都尉又赶往北府,偏那北静王并王妃去清虚观打醮去了,要晚上才回来,只好等到晚上再说。那锄药回到荣府不敢也无法去报告宝二奶奶。那宝钗等到天黑掌灯,还不见宝玉回来,让麝月去找琥珀打探消息,琥珀说不知道,只奇怪怎么锄药早把两匹马交回来了。麝月赶紧回去报告宝钗,宝钗心知不妙,脸上且不露出,嘱咐麝月只别告诉太太,若玉钏来问,就说二爷累了,故未去定省。
    那晚渐渐下起雪来,是北地那种干雪,雪不成花,只似银粉般落下,没几时院子里就积得没过鞋面。麝月心里发慌发堵,问宝钗要不要再去问,宝钗摇头,让他且去睡下,说自己要在灯下坐着,若没叫他,就莫来打搅。那麝月为宝钗准备好熏笼、茶窠以后,只得出来掩上里屋的门,在外屋床上假寐。自鸣钟响过,报出子时。
    那宝钗独坐灯前,柔肠百结,思绪缱绻。他料到宝玉是择出世之路逃遁了。他不后悔。也不想责备宝玉。这是命中注定吧。他不信这就是了局。他活着就成寡妇了么?其实他婚后一直是寡妇。古往今来,有多少鳏寡孤独苦熬岁月。谁懂鳏寡孤独者心?谁知鳏寡孤独者志?鳏寡孤独,指的也不定是硬抠字眼的那些活人,他想起一些古人,史册上的或故事里的,一世的,或一时的,都可算作“独人”。他铺纸提笔,随着思绪,吟就十首,总题为《十独吟》:嫦娥冷萤残桂漫空房,往事悠悠隔雾瘴;谁言已悔偷灵药?玉珂微微传佳响。
    屈原
    汨罗江畔霰丝飞,科跣斑斑血痕随;
    不唯牢骚弥满腹,犹有温情盼春归。
    孟姜女
    不信夫君不回还,把剪拈针纫心线;
    长城自倒莫飞泪,阴霾散去有晴天。
    苏武
    旄节已成坚冰柱,胸臆犹存炽热心;
    去往归来皆常事,只等旧日翻成新。
    赵五娘
    满村争听蔡中郎,传言扰扰走八荒;
    坚抱琵琶不动摇,谁似当年赵五娘?
    乐昌公主
    颓败门前磨破镜,麝月不信逢檀云;
    偏能穿荆越棘来,且待重圆照花菱。
    骆宾王
    在狱始觉蝉音苦,悔将才思附庸碌;
    不盼赦令入囹圄,面壁求得真醍醐。
    人面槐花
    自小不肯徒伤春,也宜对菊也宜冰;
    柴门并无小犬吠,亦有风雪夜归人。
    李清照
    寡后方知遗有真,冷月窥帘恁无情;
    隔代心有灵犀通,梦醒本非同命人。
    李香君
    挣扎谁似一根簪?裂衣撕扇亦枉然;
    设若命中该如此,雪埋深陷犹指天!
    那宝钗一夜未眠。第二天清晨,麝月服侍宝钗梳洗完毕,琥珀就过来了,道:“这回来不是私访,是仇都尉派我来传话的。他说宝玉是往五台山出家当和尚去了。宝玉亲口跟锄药说的。宝玉说别去找他,纵找到他,他也是不会回来的。都尉昨天上午就去报告了忠顺王,王爷说既然是北静王推荐宝玉去国子监的,此事还是去报告北王,听他谕旨的好。那北王在清虚观打了一天的醮,到晚上都尉才得召见。”宝钗忙问:“那北王谕旨里是怎么布置寻找宝玉的?”琥珀道:“北王说,人各有志.社稷也须各样志向人支撑。有那志于仕途经济,成为社稷文官武将,不可或缺亟可鼓励。有那却无意于仕途经济,或成为逸人高士,或成为奇材怪杰,乃至高僧神医、画圣名优,却也并不玷污我朝,反更显昌明隆盛,故不必大惊小怪,听之任之可也。”麝月听了先忍不住发问:“亏你背下这么一大篇。按那北王的意思,难道就算了不成?竟不用去寻找我们二爷了?”琥珀道:“正是此意。都尉把北王谕旨报告了,忠顺王道,狠好。”宝钗听了,头晕身软,麝月忙扶住他,那琥珀不敢似往日,怕多说了话出纰漏,屈身行个礼,赶忙走了。
    麝月先哭了起来。宝钗心如刀割,强撑着忍住泪水。不得不去跟王夫人等人说出此事。王夫人听了几乎背过去,玉钏慌的不行。后来王夫人跟宝钗对坐哭泣,都想劝对方几句,都不知说什么。邢夫人、贾琏、平二奶奶、凤姑娘等闻之都来劝慰商议。那宝钗这才深悔不该背着宝玉求那到国子监进学的身份,更深悔非逼着那宝玉去那最不愿去的地方。贾琏道:“虽王爷们那么说,我们也不谙那个道理,人是我们的亲人,焉有不寻找之理。”凤姑娘说:“容我逾矩说两句吧。宝二爷一定要找回来。只是咱们府如今自己已经没那个能力了,珍大爷那边怕也为难。还是要靠那有能耐的人帮忙。那贾雨村,早拜在咱们老爷门下自称晚生后学,他那官职权限,又正合稽查寻人的事务,就该求他帮忙。”王夫人道:“你说得对。他现官现管。只是如今老爷还软禁着,如何跟他过话?”
    贾琏道:“我如今行动也受限制。那边珍大爷,偏一向跟贾雨村合不来。可怎么是好?”大家商议半晌,总无善策。
    且说那贾雨村,那日在官场又混了一天,晚上回到家里,夫人娇杏迎上去道:“有人送一封信来给你。我文墨不通,只认得信封上你那表字时飞二字。不过有趣的是,送信来的是个女子,这信亦有妆奁脂粉味道。”雨村笑道:“你就该拆开看看,可是红娘把莺莺的信送到张生这里来了?”
    娇杏道:“有你这么老的张生么?我只是觉得蹊跷。”雨村接过信,边拆边问:“送信的女子何人?”娇杏道:“是忠顺王府那琪官的媳妇,名叫花袭人。”雨村道:“那忠顺王对琪官什么都愿意给,就是不愿给他出府自由。他媳妇按说也在管制之中,却如何跑到我们家来?”娇杏道:“那袭人告私下求了王妃傅秋芳。为的是那贾宝玉的事情。你看,写信的,传信的,准允出府递信的,竟全是女子,全愿意为那贾宝玉出力。听说得久了,那贾宝玉究竟是什么护花仙王,能迷倒偌多女子?我倒真想见见,也开开眼。”雨村道:“他如今是个和尚了,你也见?”说着抖开信纸读信。
    信是薛宝钗写来的,求他寻找贾宝玉,言简意赅,典雅蕴藉,循之以理,动之以情,不卑不亢,柔中有刚,信末表示在家中静候佳音,先致谢忱。见雨村读完,娇杏道:“如何?”雨村就把信念给他听,又把听到的贾宝玉去五台山出家,及两位王爷的应对讲出,道:“那北王谕旨,甚合我心。社稷须有诸种柱子支撑,原不必都去弄仕途经济,那宝玉本是秉正邪二气之人,与仕途经济格格不入,这薛宝钗只要他到国子监进学,科举夺魁,反激得他去出家当和尚。不过看来这薛宝钗也够巾帼英雄了,竟能曲径通幽,从他的奁台,把信递到这里。他如何将信先递到那袭人手里的?真有本事!”雨村那里知道,蒋玉菡、花袭人,通过内纤供应二宝伙食日用多时,宝钗透过那内纤便宜行事,也非止这一端。娇杏道:“人家如此求你,如孟姜女寻夫,我听了也心软。你就帮他去五台山寻找便是。”雨村道:“王爷有谕旨,听其自然,我何必多事。如今已入多事之秋,不仅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更少一事莫若按兵不动不作事。”娇杏就笑。雨村道:“你笑什么呢?”娇杏道:“我想起你落魄时吟的那副对联了,你教我写字,头一课就写的是他,道是:‘玉在匮中求善价,钗于奁内待时飞’。那头一句不知应到什么人什么事上,那第二句可不就应在今天了吗?那薛宝钗递出这封信后,可不天天在奁内等你消息。你却冷面冷心让人家傻等。”雨村道:“不是我面冷心冷,是世道冷如冰。你一触即热,就毁了自己,也未必真有助于人。”夫妻二人闲话后歇息不提。

上一页 《刘心武续红楼梦》 下一页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