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三六一O部隊42分隊^引而不發^躍如也

^^【期盼能夠聯繫到更多部隊戰友】^-^【特別是20軍58師的戰友】^^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·【刘心武·续红楼梦】第九十七回 宁国府旧账成首罪 荣国府新咎遭彻抄  

2016-05-29 21:55:57|  分类: 【在線閱讀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·【刘心武·续红楼梦】第九十七回 宁国府旧账成首罪 荣国府新咎遭彻抄

 

话说那倪二与众兄弟冲散后,往偏僻处躲藏,几日后不见有人追捕,便迤逦转到卫家圃左近,见那庄院已被焚毁,黑烟仍未散尽。
    官兵杀进那庄院后,捕获秦显夫妇,无论如何拷问,总不开门,便将他们杀害;其余圃中人等,有及时逃逸的,亦有被捕获的,被捕获的或与秦显夫妇一样视死如归,或想招供亦道不出所以然,报至上面,亦无可如何,只能一把火将那卫家圃庄院烧掉,却又未能控制好火势,火焰捎上圃林,一时火光冲天、黑烟蔽空,焦糊之味,传之十数里。倪二望着那废墟黑烟,心中好痛。
    那日贾芸在花厂巡视,入一大暖窖,窖里养的皆是提早催开的牡丹、芍药,除可挖出装盆出售,切花送往庙会亦可热销。他正沿那花畦朝深处查看,忽然左肩上落上一只手,这一惊不小,扭过头,又一只手捂住他的嘴,不令他高声,定睛一看,不是别人,竟是倪二,因道:“老二,你唬我作甚?怎的藏在了我这窖里?你那大青骡子栓在了何处?”又见那倪二灰头土脸,衣袖上还有渗出的血斑,心里便如鼓槌来敲,再压低嗓音,问道:“你敢是犯事了?你那阔公子哥儿们,姓冯的那位,画影图形悬在各城门内外,你莫跟他是一案。那可是泼大逆案啊!”
    倪二就问:“那画影图形还有谁?可有我在内?”
    贾芸道:“没有你。还有个陈什么公子,一个叫抱琴的宫女,估摸是在禁内犯的事儿,人家三个都有来头,你一个西廊下的泼皮,想有个图形跟人家挂到一起,美的你哩!”
    倪二听了吁口气笑道:“可不如此!咱们就是犯事儿,也不过是小打小闹,他们那样的大事儿,素来也没有你我这等白衣平民的份儿!实跟你说吧,我是到口外帮王短腿盗马去了,没想到大意失手,还被人叉伤了胳膊,狼狈逃至你处,翻墙进来的。”
    贾芸道:“这又奇了。听说那王短腿早不贩马,去当狱卒了,怎的还到口外去胡闹,又勾上你?再者这种事儿,逃脱就是逃脱,谁会追你到这地方来?你就从正门大摇大摆进来不齐了,又翻墙进窖的捉什么迷藏?”
    倪二笑道:“我这模样,你见了不怪,你那媳妇见了岂不惊惊咋咋起来?”
    贾芸道:“这就是你有所不知了,若说遇事惊惊咋咋,倒多半是我,我那媳妇却向来镇定,焦雷炸来,跟不多眨,如今养了个胖小子,更加不知惊慌为何物!”
    倪二拍拍脑门道:“我竟忘了,早该贺你生下贵子!改日补礼吧。”
    贾芸笑道:“又何必见外?快跟我去沐浴更衣敷药疗伤是正理!”
    倪二道:“因此事大丢脸面,我想在你处把伤养好再进城回家,如何?”
    贾芸道:“老二,我家就是你家,你愿住多久住多久,我得便去西廊下告诉你家一声就是。”
    倪二道:“你若去告诉,那我不如自己回家。你知我素来不怎么着家的,媳妇闺女早惯了。”
    贾芸道:“也是。”就带那倪二出花窖去正房那边。
    那贾雨村与裘良未能捕获冯紫英等,裘良也未与贾雨村商量,就从死牢里提出二男一女,以冯紫英、陈也俊、抱琴的名义斩了,布告各方,宣示太平。城里茶楼酒肆,依旧热闹非凡,街巷里提篮卖芍药花的,吆喝声甜。无人敢在茶楼酒肆谈论逆案,就是深巷小户,窃窃私议的也不多见。城外乡村野店,渐有斗胆议论朝政者;再远,如鄞溟县酒誉里,则有那放肆之徒,居然借着酒劲儿,胡乱议论起来。
    那冷子兴携周氏,就隐匿于这鄞溟县,那日在酒楼上倚窗独饮,听旁桌那边几个商贩恣意谈论。有个道:“你们那里知道,此次圣上春弥,竟有大故事在里头!那六宫都太监图谋不轨,被圣上一刀两断了!”
    另一个道:“那元妃娘娘的贴身宫女叫抱琴的,跟那夏太监有一腿,事发后逃走,有画影图形缉拿!”
    再一个就笑:“太监腿下设那玩意儿,宫女如何跟他快活?”
    有个又道:“你们懂得什么!原是那北静王要篡位,画影图形缉拿的那两个公子,皆是拥北王的!”
    底下也分不清是那位在驳那位,那位在跟那位抬杠,总之他们拿那话茬下酒,越聊越欢。冷于兴侧耳倾听,虽知其中谣言居多,亦可从中捕捉若干真相,那正是他亟待知晓的。一个说:“确是出了大逆案。前两天,那史家,原有两个侯,削了爵,且关起门来逍遥,等候枯木逢春,那知圣上下旨,将两处皆抄家流放,更惨的是他们那侄女儿叫什么云的,嫁了个姓卫的,说是叛贼,连夜给薅走了,那卫宅更被抄了个底儿朝天。”
    一个道:“叫不是真的,跟那史家有关系的,王子腾他们家,也是抄家。还有神武将军冯家、锦乡伯韩家、梅翰林家,也给抄了。”
    一个道:“更有那宁国府、荣国府,这回连根拔了。府里的人直抄家的锦衣军冲进去,才明白他们那元妃娘娘早嗝儿屁了!圣上真是摧枯拉朽,雷霆万钧!”
    一个问:“荣国府两个主儿,大老爷贾赦早就褫爵枷号,二老爷贾政也早听说交忠顺王管教,只是那宁国府,不是一直没他们事儿吗,却怎么也被抄家治罪?”
    一个道:“这回那贾府宁国府倒是首罪,说他们早几年死的那个秦可卿,明面说是什么营缮郎从养生堂抱养的弃婴,其实是那义忠亲王老千岁的骨血,因义忠亲王当年坏了事,藏匿到宁国府的!”
    有个驳道:“可是大嘴造谣想吞天!那亲王家生产,都要到宗人府登记的!你可拿得出名录玉牒来给人看,再宫禁那么严,纵想偷运出宫,又如何运得出去?”
    一个辩:“正因坏事时落生,才起藏匿之心的嘛,既然是偷运出去,当然未上名录没有玉牒,要说宫禁森严,运不出去,那怎么有《赵氏孤儿》《狸猫换太子》等戏文?就是圣上也看这些戏文的,虽说必是添油加醋渲染过,究竟古时候有过那样的事情。今人学那古人,冒险而为,也是有的。”
    一个道:“藏匿皇家骨血,那是死罪,谁愿去犯?”
    一个道:“当年既有程婴、陈琳,如今也未必没有那样的人。况听说义忠亲王得势时,宁、荣二府与其过从甚密,或碍于情面,或竟真有情谊,或是为了日后义忠亲王再好起时图报,都可埋下此段孽缘。”
    一个又道:“实在那年秦可卿的丧事奇怪,不过是个重孙媳妇,就算宁府自己愿意铺张,怎的那四王八公都领头跑去祭奠?光那路祭的棚子,就搭了几里路长!”
    一个接上去道:“我正是作席栅生意的,那回真赚了个满钵满碗!真盼那家再死个养生堂抱去的弃婴,再赚个满缸满池!”
    一个抬杠:“若说那秦可卿竟是圣上一个堂妹,真把我牙笑掉!”
    一个就道:“那大明宫掌宫内相戴权,亲从禁中鸣锣张伞去与祭,难道是他自己一时兴起?大明宫本是太上皇日常居住的地方,可见太上皇让他去的,圣上最孝顺太上皇的,因之那戴权也就是圣上允他去的。圣上如此,必有道理!”
    一个又道:“那如今,怎么又算起这笔旧账来了?”
    一个道:“我兄弟可是当官的,他说那邸报上,对荣国府两个老爷,罪名坐得实在,那贾赦是藏匿罪产、交通外官,那贾政亦是藏匿罪产,又唆使儿孙咏诗颂赞那姽婳将军,影射当朝不仁。对那宁国府贾珍,却语焉不详,只斥他大逆不道,却并未提及秦可卿之事。”
    一个就说:“如何?可见藏匿义忠亲王骨血之说,实乃齐东野语,入不了正史的!”
    一个道:“你们这些议论可不是妄议朝政么,小心拉出去杀头!就是什么春称弥遭袭云云,邸报上既无,便绝无此事!放着太平日子不好好过,且在这里鸡一嘴鸭一嘴,活腻了是怎的?”几个人遂改谈金钱风月,喝得烂醉。
    冷子兴潜回所赁住处,将所听到的京中消息择要选真报告出来,那周氏便急得干哭,道他父母必遭或打、或杀、或卖的下场,要冷子兴回去设法营救,冷子兴道:“那不是飞娥投火么,我自己尚有扇子一事,谁救得了谁?看这架式,还是离得越远越好,这地方还是不够远。”第二天便带那周氏往更南处奔。
    那忠顺王府长史官,奉王爷命协助锦衣军查抄宁,荣二府,虽甚辛苦,亦颇惬意。那日回府歇息一日,便有赖尚荣在府门外苦苦求见。到傍晚时长史官方在二门外接见他,自己坐小太监搬来的椅子上,只让那赖尚荣站着,也不待那赖尚荣开门便道:“你或是想让你父母到这府里来听差,那里有那样便宜的事,那边边抄完了,还须他们与那来升、林之孝等,老实交代府里财物人头等项,我们登记造册完了,再听候发落。如今圣上已将那大观园赐给我们王爷,你家那住宅,谅你是朝廷通判,且先还住着,你家那花园,亦如大观园般抄没,王爷赏了我,你今日回去,就把你那宅子跟花园相通各门,全拆了砌起,与原隔墙相连,明日你就把花园大门钥匙交来。至于两府里的主子奴才究竟如何发落,女眷仆妇是否赏给我们王爷,圣旨尚未下来,谁敢自专?废话少说,回去想着圣上的恩德为是!”那赖尚荣只得怏怏而去。
    那忠顺王虽不必每日去亲历亲为,究竟是圣上交代的大事,况查抄宁、荣二府油水丰厚,他亦乐得指挥询问,那日去荣府查看,回到王府甚感疲惫,进到屋里,艳荷带丫头忙给他宽衣、沐手、接痰、递参茶,他呷了参茶,便到榻上倚着靠枕,艳荷便给他捶腿,抱怨道:“我哥哥为保驾牺牲,我侄儿未当上都尉,倒让那袁野当了,你就该在圣上面前为我侄儿美言几句,就是都尉的缺没有了,点个别的官当当也罢。”
    王爷便道:“什么侄儿!原与你同庚!你怎么满心思里是他?”
    艳荷便贴到他身上,扭股糖般,道:“吆,为他那么个歪瓜裂枣,王爷也呷一碟子醋!其实有那人高马大的魁梧爷们,当街调戏过我呢,王爷怎的倒心平气和?”
    王爷道:“有这等事?那狂徒是谁?几时的事?你怎么不早说?”
    艳荷道:“前年的事情了。那年你带我到清虚观打醮,我见你跟那张道士长篇大套的,又还要焚纸敬礼,就溜出去逛鼓楼西大街了,那厮便挤过来占我便宜,我自然骂他妄为,我侄儿恰好过来,我就让他去追,你猜那厮躲到那里去了?就跑进那贾赦住的那黑油门院里,我侄儿追进去,那贾赦包庇他,因我侄儿原未将他看清,不敢断定,他就混过去了,听说那贾赦后来竞将自己闺女嫁给他,被他搓揉死了。”
    王爷道:“你那时怎的不告诉我?”
    艳荷道:“他跑得飞快,也不知他是谁。也就算了。可前几天你带我去给庆国公祝寿,我却看见他了,跟人打听,原来叫孙绍祖,是个指挥。你若吃醋,该吃他的!凭什么看见我颜色出众,他就要占我的便宜?”
    王爷道:“色鬼枉妄!摘野花摘到我花园里头了!明儿我就把他废了!那贾赦原来还有这一款罪,也要好好再审审他!”
    再说那蒋玉菡、袭人得知宁、荣二府旧账新咎一起算,被圣上下旨彻底查抄,十分焦急,尤担忧宝玉。他们再不能派婆子给宝玉处供应饭食。听说两府的主子皆集中到贾琏院里挤住,听候发落。两府仆妇皆集中到贾母院,后院拘押男仆,皆在东厢房里打地铺挤着;前院拘押丫头婆子,亦在东厢房里打地铺挤着。
    锦衣军抄家时一涌而入,翻箱倒柜,裂被撕衣,一些家具并粗夯物品扔得满院皆是,一些细软就被抄家官兵私掖偷携,后来忠顺王下严令不许偷掖,将几个查出的乱棍责罚,依然是一片混乱,难以彻底禁制。这几日方消停下来,开始登记物品,造册归档。那整个宁国府、荣国府正院并贾赦院,收归皇家,另行颁赐。大观园则赏给了忠顺王。两府庄田亦收归皇家。两府所有浮财,则悉数赏给忠顺王。至于两府女眷并仆妇究竟是亦全数赏给忠顺王,或是只赏部分,或全数牵到外城东门发卖,则圣旨尚未下达。
    袭人悄悄找到傅秋芳,求他设法保全宝玉,傅秋芳叹道:“宝玉已届十六周岁,系成年男主,按律要为家族罪衍担责。王法森严,虽十分同情,亦爱莫能助。况那姽婳将军,他作一首拟乐府颂赞,白纸黑字,如何抵赖?”
    袭人道:“那贾兰不是也作了么?怎的他就可无事?”
    傅秋芳道:“你知太上皇最重孝悌、贞节,那李纨他亦知道,圣上最肖太上皇,自然更是以孝、节治国,故阖府皆抄,独李纨母子得以保全,府中他人皆冻成冰柱了,他们尚如温水般自如。听王爷说了,再过一阵,他们就迁出大观园,在城里另购华屋居住,那贾兰亦会补一肥缺,当上高官,那李纨守节多年,终可扬眉吐气了。”
    袭人道:“那大观园既赐给王爷了,原来住在里头的就该全数搬出才是。珠大奶奶和贾兰搬出了,还有拢翠庵哩,那妙玉师傅,难道就还住在里面么?”
    傅秋芳道:“自然也须迁出。前些时圣上只将贾政交王爷管教,故未触动拢翠庵,如今连拢翠庵妙玉那里也抄了,听说抄出了当年府里给他下的帖子,究竟怎么回事,尚诗厘清。又听说查出他几箱子名贵瓷器茶具,他道那并非贾府资产,乃他从原籍带至庵里,原是祖上传给他的。既非贾家浮财,似也不便罚没。”
    袭人道:“是了。听宝玉说过,他那些茶具,任选一件,都是荣国府没法子比的。那回他一个什么成窑小盖锺,先拿给老太太吃,老太太后来让那乡下来的刘姥姥尝,就因为是乡下婆子沾了那盖锺,他就嫌脏要扔了,还是宝玉后来取过,送给了那刘姥姥,听说光那么个小盖锺儿,就值成百上千的银子呢。”
    傅秋芳叹道:“可不是露什么也别露财,露什么财也别露宝。我听王爷的的口气,对他那些瓷器茶具十分垂涎。也不光是钱,那都是些稀世珍品,我们王爷还就有这一好,你看我这把扇子,说是文徵明真迹,因是甄家罪产里的,圣上早赏王爷了,故今日在我手里。那妙玉待把他来历等弄明白了,也就要他迁出大观园,或回他原来那个牟尼院去,或住别的什么寺庙。对了,圣上毕竟洪恩齐天,那贾府家庙铁槛寺,仍允保留,可厝他自家或亲戚灵柩,但不允贾家人在内居住,原来的僧尼亦全赶出,只允我们王爷挑出的老仆看管。”
    袭人听了半天,宝玉竟是全无解脱希望,不禁叹气。傅秋芳道:“眼下对那宝玉,真是无从援助,但今后到了那个关节上,若能救他一把,我定不会袖手旁观。”又安慰袭人:“那大观园归了王爷后,你跟琪官住进去,也不辜负那满园美景了。”
    袭人道:“我是再不要踏进去的了!”
    宁、荣两府浮财极多,清点登记造册归档分配取用颇须时日,后又在贾母院、荣禧堂发现夹壁墙,里面藏有不少金锞银锭,忠顺王亲审贾赦、贾政、贾琏等,皆道必是祖上所为,自己实不知晓,王爷那里相信,道两府一院一园必还有藏于墙内地下的金银财宝,派人各处刨墙挖地,因之所有主仆皆暂缓发落,以便随时传出听候审讯,如此一来,夏尽秋至,拘押中的两府主奴备受煎熬,皆如热锅上的蚂蚁。丫头中小霞,小厮中扫红,及两个婆子,因肠绞痧等疾相继死去,被席子一卷,埋到乱葬岗,仆妇中因有窃议,道不如圣上快些下旨,将我等赏给王爷,他倒能当作活财吝惜,若是将来一律拉到外城东门发卖。则反正不是他家的东西,死几个造名册时注明就是,谁去深问。那些仆妇初被拘押时皆穿夏衫携薄被,秋风送凉,亦不给秋衣厚被,一个个罚役回屋皆挤靠一起暖身,又如冰块上的蚂蚁。
    再说那柳湘莲潜回京城,意在救出冯唐、宝玉、史湘云等,隐于街市,四处观察,见大面上百货杂陈、笙歌盈耳,俗众聚饮洒肆,达官马轿穿梭,小贩巷里吆喝,妓女倚门招客,就是那被抄家的府第宅院,门口虽有冷落之象,亦未见狼藉于外,且多无穿靴戴帽的官兵把守。湘莲在宁荣街行走,有那肩挑小贩尾随,心知那比穿衣戴帽的更其厉害,大意不得,遂侨装醉汉,踉跄而去。看到城门等处布告,宣示冯紫英、陈也俊、抱琴等逆贼已被正法,就知足掩入耳目的把戏,且不意味真紫英等三人就此安全。一连数日,竟无从下手救人。
    那日午后,正从外城东门路过,听路人有道:“快看城门监督卖人去!今日卖的皆是史家的!”便随人群往那卖人处去。一时那城门下人头攒动,围得水泄不通。湘莲挤到前面,只见城门监督乃一络腮胡矮胖子,腆着大肚子吆喝着,就有两个小姑娘站到下马石上,哀哀的低着头,那门督高声喊:“原忠靖侯府丫头一对,不拆卖,四两银子牵走!”
    就有人道:“我要!”
    更有道:“我愿出五两!”
    最后那门督以六两银子卖出,买主当即领走那一对丫头,围观的暂让开通道,刚领出,又合围旁观。如是又相继卖出小厮、男仆、丫头、婆子等折银不等,之后又卖原保龄侯的一个侍妾,十五两银子成交。
    再后,就牵出史湘云,逼他站到那石头上面,那史湘云鬓发不甚缭乱,衣衫也还未成褴楼,颜面仍如海棠,两只大眼晴里早淘尽惊恐,一派迷茫。就听那门督高喊:“这可是个大宝贝!他是史家的姑娘嫁到了卫家当媳妇,他那男人卫若兰是个叛贼,已被圣上诛杀!他原有个丫头也是个美妞,本应跟他合卖,已被那新都尉袁大人选去了,故此现在卖他一人,都拿眼看清楚了,他随身还带着个金麒麟,不另加价,出一百两牵走!”
    围观里有同情叹息的,有幸灾乐祸的,亦有啐痰高喊:“叛贼刁妇!扔窑子里去!”余者不下三百人皆只是瞪眼张嘴看个热闹。
    那史湘云也不低头,也无眼泪,只从人群头上望远处。那柳湘莲看着史湘云心如刀搅,湘莲怀里,正揣着那卫若兰托付给冯紫英,冯紫英又交代给他的金麒麟,是让他设法交到宝玉手里,与那史湘云所佩的金麒麟相合,促成宝、湘姻缘的如今两个麒麟离得不过一丈多远,却难以遇合,真人间惨事!湘莲心中飞快转换着各种救出湘云的招数,那时已有人出价一百三十两买下湘云,将他拽着穿出人群往一辆骡车里推,自己骑马押送。湘莲离开人群,跟定那骡车,一颗心跳得像火球,什么能不能成功,不再算计,怎奈那外城东门外大街车水马龙,那骡车混在里面,忽隐忽现,湘莲左躲右闪,紧追不放,约追出二里多路,那骡子四围人马稍微稀疏些,湘莲再不能忍耐,就一个鱼跃,跳到那骡车辕上,将赶车的一推,便踢那骡臀,惊骡狂跑,湘莲拔出背后隐着的鸳鸯剑,意在对付那押骡车的买主,想是那骑马的买主早被唬晕逃开,外无人与他对阵,耳边只听阵阵惊叫声:“强盗!”“快躲!”他就驭着那骡车,一溜烟朝前又跑了二里许,渐渐车马稀少,怕就此冲往城门受阻,便强拐进一条巷子,刚拐进去骡车就翻倒了,不去管那骡子侧卧乱蹬蹄子,且从车厢里拦腰抱出里面的人来,喊道:“我是若兰朋友,救你来了!”刚将那女子抱出,就觉不对,那乃是一半老徐娘,鼻子边一颗大痣,尖叫一声,就晕倒在地,湘莲掀开车厢门帘朝里望,再无别人,才知是急迫中并未盯准湘云乘的那辆,铸下大错!湘莲气悔得以头撞墙,听见有人跑来的脚步声,赶忙闪出巷子遁走,也不知是怎么出的城,迷迷登登越走越远,后来到一片松林里,坐在松下,倚松反省。良久,方觉出那是一片墓地,再细看,秦钟之墓俨然显露于前,旧愁新恨相激。方大哭起来。好在那时无人上坟,湘莲男儿有泪不轻弹,一旦有泪如涌泉,爽性哭了个痛快,也不起来,依然倚着那松树,左思右想,光再责备自己,如何就没有盯准那辆骡车?又掏出那金麒麟看,责备自已有负好友之托。又想那秦钟怎么就夭折了呢,回想起当年自己跟宝玉、秦钟,有多少的恣情快乐,看来还是宝玉、秦钟的想法最好,即由着自己性子活,那怕万人睚眦。想那卫若兰,娶了那么好的一个媳妇,夫唱妇随,琴瑟相谐,却偏要举义扶正,干涉朝政。到头来自己捐躯杀场,新妇竟被牵到城门下发卖,则人生真义,究竟何在?韩琦、紫英、也俊等好友也如是,总有一至高无上的义悬在头上,为其粉身碎骨在所不辞,对他们,敬佩之,维护之,却总还是有些个不解,有些个惋惜。如是翻来覆去思索,不觉天已黑净,寒气袭身,方站起离去。
    再说那花厂里,又开晚饭,小红抱着儿子,唤倪二来先喝酒,贾芸、倪二对面坐下,丫头斟上酒,倪二望着满桌菜肴,对小红道:“嫂子又安排的这么周全,我越发难为情了。在你们这里一住就这么久,花厂里的活计不让我插手,驾车送花更不止我执鞭,真是白养活着一尊金刚!”
    小红就道:“那庙里连泥塑的金刚还高香供着呢,我们这活的金刚不该供应吗?你来这些天,给我们添了多少活气!婆婆也赞你好,说你陪他说那庙里庙外的故事,好不逗乐!这不又先吃先睡了,梦里要乐,一准是进到你们聊过的故事里了!”
    贾芸道:“这日子头,能自己找乐,大不易啊!”
    倪二酒过几巡,又对小红道:“说实在的,我是悲中作乐、苦中作乐,用那秀才的话讲,不过强颜欢笑罢了。这些天你竟也不问我,为什么不进城?不回家?不放那印子钱去?要是我跟那些画影图形上的人一伙子,你怕不怕?”
    贾芸就桌子底下踢他脚,忙道:“二哥又喝急了,醉话横着出来!”
    小红笑道:“我怕你,你怎的不怕我?那宁国府、荣国府全抄了,我爹我妈全是逆贼,还不知怎么发落呢,没若搜寻到这里,我们固然是逆属,你就得算附逆的!”
    贾芸就道:“你末沾酒怎么也醉了?且说这些个话!”
    小红就抢过他那酒盅仰脖子一干,笑道:“孩子生出来这么大了,我喝几杯也无妨!二哥你道你是强颜欢笑,难道我们就是顺颜欢笑么?多有那感激圣上这回不搞株连九族的,那贾芹在铁槛寺管僧尼,可是个长期的管事,也没把他算成两府的主子,也没算成管家,道他不过是个远支的,轰回他自己家了事,听说他感激得屁滚尿流,拿着些在庙里贪污来的银子,去给那忠顺府长史官跪着谢恩,银子人家收下,却把他踢了出去,还说既送上门来,倒得再细查查他庙里的账,你们说好笑不好笑?还有那贾菖、贾菱,长史官把他们二人叫到忠顺府去配药,你好生给人家配药不结了吗?却也跪到人家面前,揭出那荣府主子勾心斗角,配药里使坏的糗事,原以为是立功赎罪呢,人家一听,这还子得!敢让你们配药?也给轰回家去了!这就是感激涕零的报应!没株连到我们这儿,那是我们运气好,二哥你来了个气旺的地方!也指不定是你运气更好,把那股旺气带给了我们!我才不感激谁哩!天皇老子也不感激!谁坐杩子不拉臭屎?又那个杩子到河边一涮不能干净?谁比谁圣明呢,不过都是量着尺寸作事,怎么于自己最有利怎么为就是了!”
    一席话倒听得倪二酒醒了一半,道:“没想到芸嫂子竟有这么高的见识!”
    贾芸心里原装着事,待跟小红说又总说不出口,见小红此时心胸敞开,估摸容得下坏消息,就借着酒劲道:“今天又去杨侍郎家送花,听到新消息,说是明儿个……”
    正说着,小红怀里的孩子不知怎的哇一声哭起来。究竟道出什么,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《刘心武续红楼梦》 下一页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