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三六一O部隊42分隊^引而不發^躍如也

^^【期盼能夠聯繫到更多部隊戰友】^-^【特別是20軍58師的戰友】^^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·【刘心武·续红楼梦】第一百零一回 刘姥姥报恩如涌泉 芸哥哥仗义勇探庵  

2016-05-31 20:26:17|  分类: 【在線閱讀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·【刘心武·续红楼梦】第一百零一回 刘姥姥报恩如涌泉 芸哥哥仗义勇探庵

 

贾芸回到花厂,便将恰逢巧姐被狠舅卖入火坑一事告诉小红,小红听了大吃一惊,贾芸道:“须将巧姐赎出,只是总得五六百两银子那鸭母方肯放人。”
    小红道:“那里找出那么多银子来!这可如何是好?”
    贾芸道:“荣府虽败,却有一枝独秀,就是珠大奶奶和兰哥儿,他们历年积银不少,况以后兰哥儿选了官,银子更大把的进,这个数门的银子,他们拿出来伤不了筋动不了骨,我的意思,是赶紧找他们去。”
    小红道:“是了,那珠大奶奶,跟琏二奶奶,妯娌情深,我是耳闻目睹的,他是巧姐儿亲堂伯妈,兰哥儿是巧姐儿亲堂兄,听见这么个情况,断不会就任凭巧姐儿陷在火坑里!你赶快找他们救急去!”想了想又道:“可那大观园,你怎么进得去呢?”
    贾芸道:“那忠顺王已将大观园与那封了的荣国府隔开,另开了一个通街的大门,如今忠顺王还没启动重建,那稻香村、拢翠庵两处年底才能腾空,无非是几个他们府里派去的人看着大门,使点银子贿赂,不难进去。只是须晚上再混进去。”
    小红道:“事不宜迟。今天晚上咱们再合计合计,明晚你就去。”
    头些时那倪二已经试着进城,潜回家去,一路无人盅查,到家他媳妇女儿亦不以为奇,更不问他这么久往那里作什么去了,他们早已习惯倪二的去无影来无言,媳妇只给他张罗酒饭,女儿就洗他换下的衣服。如是倪二又去找王短腿,只王短腿媳妇在家,知王短腿到牢狱里去当了狱头,王短腿知倪二回了家,趁歇假找来,二人灯下对饮,王短腿就告诉倪二,荣府的贾宝玉、王熙风都在他那狱里,醉后更吐出泼天机密,道数月前布告正法的冯紫英、陈也俊、抱琴皆是拿别的斩监候顶的缸,那时他还在死囚牢里当差,人都是他亲自牵出去的,倪二听了抱起酒坛子就咕嘟咕嘟全灌进喉咙,胸臆大快,他和王短腿那醉态媳妇闺女习以为常,由他们滥饮,只把酒坛果品准备好,管自进那边屋睡觉。
    那以后倪二干上老营生,放印子钱,又曾骑上大青骡子,带来许多鲜货,向贾芸、小红道谢。贾芸道:“谢什么。我兴许那天还到你家住哩,难道你就不给我好吃好喝?”
    小红道:“你要真谢,也别给什么,只须你给我们办成个事儿。”
    倪二就抱拳道:“嫂子你就说来,要谁的脑袋,我给你拧来献上!”
    小红道:“谁要你作那血淋淋的事情!你说你那八拜之交的王哥,如今当了狱头,正好那王熙凤、贾宝玉都在他治下,就要你跟那王哥说一声,得便的时候,容我们去那里探望探望他们。”
    倪二就道:“原来不过这么个事儿,小菜一碟,包在我身上!”
    贾芸道:“只是我们都是隐姓埋名不想招惹是非的草木人儿,你须办得你们知我们知别人全不知方好。”倪二道:“用你教我?那个自然!”此时贾芸和小红说起搭救巧姐的事,小红因道:“正好倪二哥说过些天亲带咱们去王哥那狱里,跟二奶奶、宝二爷见面,若把巧姐救出的消息告诉二奶奶,于他岂不呈最大的安慰?”二人当晚商议定,小红拿出二两银子给贾芸作贿赂那大观园的看守用。
    第二天晚上,贾芸依计行事,只使一两银子,就买通看守,进得大观园里。那荒芜破败的园子凄凉阴森。贾芸那得细观,石头却知其洋,齐将那一派萧索景象报告看官:怡红院里,蕉枯棠萎,牖裂帘破,屋墙上那些原用来安置琴剑瓶炉的凹槽空空如也,集锦格子上布满蛛丝;昔日的欢声笑语、娇嗔浪谑,早巳化作了鼠呜枭啼、狐吟鸦聒;潇湘馆里,早不复凤尾森森、龙吟细细,只一派落叶萧萧、寒烟漠漠;蘅芜苑里香草死尽,杂草丛生;紫菱洲缀锦楼里,霉气氤氲,若有鬼哭;秋爽斋里,梧桐叶落,寒雀觫觳;蓼风轩里,雨浸薜荔,地走蚰蜒;沁芳闸处,水涸泥枯,秽气难闻;翠樾埭上,柳折枫萎,蚁聚鼠蹿;荼蘼架散,木香棚塌,牡丹亭破,芍药圃废,蔷薇院荒,芭蕉坞摧……
    那时整个园子里,唯有两处尚有人住。一处稻香村,一处拢翠庵。稻香村犹能看见几窗灯火,拢翠庵因有围墙,竟连灯火也看不见。贾芸便深一脚浅一脚的朝那稻香村的灯火而去。不知不觉走经凹晶馆边,那一带岸上水边的芦荻蒲草长疯了,俱已枯萎,夜风吹过,瑟瑟乱响,不禁毛骨悚然。忽然眼前有黑影一晃,似有什么活物在颓馆残窗间藏匿,心想这园子里原饲养过梅花鹿、丹顶鹤等物,敢是他们变野了各处觅食?又想到此园荒废已久未从修整,守门的见钱眼开,既能放我入内,自然也会放别的人进来。只是那黑影若是人,为何也鬼祟祟?莫不是连贿赂未使,飞檐走壁而入的盗匪?那一定持有凶器,若把我当作了巡园的,在这暗处将我结果了,可怎生是好?想到这里,脊骨上蹿过一道凉气,不由得屏住气息,呆立在那里。这时那匿于馆中的人倒把他认出来了,闪出来,离他一丈远,便给他请安,唤他“芸哥”,这一声呼唤竟比刚才的揣想更令贾芸惊怖入髓,难道不是人竟是鬼么!莫是个拉人乱抵命的厉鬼!但那“鬼”却只是一再请安问好,贾芸略回过神来,只听那边在跟他说:“……芸哥莫怕,我是板儿,王板儿……我姥姥姓刘……我们原是见过的……”说着进的几步,贾芸也才迈前几步,凑拢一眯眼细认,是个十几岁的小子,乡下人模样,贾芸判定系人非鬼,松了口气,道:“我何曾见过你?你,在那里见我来?”
    板儿便道:“那年我随姥姥到这府里,老太太一时高兴,带我们到这园子里逛,那时这园子跟年画上画的一样,如今却像坟地了!那时大人们尽说些没意思的话,我就自己到处跑着瞎玩,见有那布幔子,就钻过去,原是你坐在山石上,看着那些人栽树,你就让我回布幔子那边去,后来丫头婆子来找我,我就又钻回去了。”
    贾芸回想,确有此事,因叹道:“你竟长这么高了,那里还认得出!”
    板儿道:“哥倒还是原来模样。”
    两个人互相认定后,不由得一同问出:“这时候你怎么来了这里?”
    王板儿先说他的经历。道他们乡下闭塞,事情都过这么久了,消息才传到他们那里,一家子都吃惊,他姥姥更急得不行,道荣国府好好的怎么就给查抄了?那老太太抄前就仙去了,且不说他,那太太怎么就随老爷流放到烟瘴之地去了?那琏二爷怎的就要问斩?那二奶奶竟给关到监狱去了!那巧姐儿呢?说是让他舅舅王仁给领走了,也不知道如今究竟怎么样?就执意要他驾车进城,道见不着二奶奶,见着巧姐儿也好。那巧姐的名字,还是姥姥给取的呢。道遇难成祥、逢凶化吉,全可从一巧字上来。昨日,他赶着车,他姥姥带着他姐姐青儿,天未亮就出发,过午进了城,也顾不上吃饭,一径到那宁荣街上,只见两府均已被锁封,绕到后面,见有一从大观园新开出的门,过去问,谁搭理他?后来还是有个看门的,道出一个地名,说是那回忠顺府派他去通知的王仁,问王仁,愿不愿领养巧姐儿,“你看巧了吧?如是我们按那地名找到那巷子,更巧了,恰看见那王仁领着巧姐在街上走,就忙想过去招呼,却只见那王仁雇了辆骡车,带巧姐到什么地方去,我就忙赶车跟着。我家原穷,自我姥姥带我两回去荣国府,他们老太太、太太、二奶奶、平姑娘、鸯鸯姑娘皆待见我们,给银子给东西帮补,尤其第二回去,宝二爷还让丫头把一个古瓷杯子给了我姥姥,我们也不懂,后来那府里太太陪房周瑞有个姑爷,叫冷子兴,到乡下搜古董,见着那杯子,不眨眼就拿出一百两银子买了去,把我爹乐的不行,就用那银子买了地、添了房,后来有人告诉我们,那杯子叫成窑瓷,几千两银子也值的,我姥姥道不用后悔莫贪财,换一百两银子就狠不错,只是咱们不能忘了荣府恩德,若没他们帮衬,那有今天?所以我们连马车也置上了。昨日巧遇那王仁巧姐,他们骡车走不快,我赶马车紧跟着不费劲,跟到最后,却见他们那骡车停在了锦香院门外头,那外头还有给给院里送菊花的车子,我姥姥就说不对头,带巧姐来这地方干什么,那可是个窑子啊!后来就见只王仁一个人喜滋滋出来,我过去招呼他,他脚不停步,道不认识我,一溜烟跑没影了,后来送花的人也都出来了,把空车赶走了,只不见巧姐儿露面。”贾芸就告诉板儿,那带人送花的,正是他,那时他已证实,王仁将巧姐五百两银子卖给鸨母了。板儿道:“又是一巧。今晚在这里遇上你,更是巧上加巧。只是这么多个巧,怎的还不能遇难成祥、逢凶化吉?”便又告诉贾芸,他姥姥让他进去探明情况,他去了,找到那鸨母,那鸭母道:“确有个巧姐,刚收下,我还嫌他小,是个累赘呢,只是你从那儿跑出来的?怎么来的这般快?我也不细盘问你,你拿出六百两银子来,我立马连契书和人一起交你带走,只是你这模样,乡下人吧?又不像个成年的,你赎得起吗?赎出去你养得活他?”板儿就说:“我是替人来赎,你且等着,不许糟蹋那巧姐儿,我明天就来给你兑银子!”
    贾芸听了道:“这鸨母眨眼就添一百两,真心如蛇蝎!”因问:“你家有那么多银子吗?”
    板儿道:“我跟姥姥一说,姥姥道,就是咱们倾家荡产,把巧姐儿救出来,也应该的。只是听说那珠大奶奶并兰哥儿还在大观园里,告诉他们,拿出这笔银子救巧姐,应不难的。所以,昨天我已经来了一趟。”
    贾芸道:“巧了,我今晚正是为救巧姐来找他们的。都想到一块儿去了。想是他们昨晚答应了,今日让你取银子来了?”
    板儿道:“快别提了!我肺都要气炸了!刚听我说起巧姐儿给卖到了锦香院,他们娘儿俩还摇头叹息,那大奶奶以至红了眼圈。可等我说起须拿六百两银子去赎一事,他们可就半晌不吱声了。末后大奶奶说,巧姐儿打小看大的,本应安享富贵,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,着实可怜!但那王仁虽说忒凶狠了些,却是他嫡亲的舅舅,我们本不是一房的人,鞭长莫及,也无可奈何!我急了,便说只当我来借你们银子,日后一定还给你们,赎了出来,我带回去给找姥姥,也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,那贾兰便说他们没那份闲银子,又说他们为买宅子、准备搬家,已花费很多,况他母亲寡妇失业,有道是人生莫受老来贫,好容易攒下了一点银子,也须留给臼己,以防万一,我说救出巧姐儿,莫说是你们至亲,就是原来不相干的,也是积阴德利儿孙的事,没想到你们竟如此无情!大奶奶听我如此说,便拿着帕子不住的抹眼泪,那贾兰强辩说,不是巧姐儿不该赎,那一位都是该赎的,卖到勾栏的该赎,卖到别人家当奴才的就不该赎吗,要赎先该把二奶奶赎出来才是!谁有那么多银子呢?……”
    贾芸听了,大觉诧异,还不相信自己耳朵,问通:“难道他们就真撒手不管了么?”
    板儿道:“也许是我又说了几句气话,末后那贾兰说,倒是想起来,他手里还有一张二百两的银票,本是留着置备新居家具的,现在既然事情这么紧急,就先给我,明儿个一早去银号兑出,再不拘到那儿凑齐那其余的,且把巧姐儿接到我家去,交给我姥姥,然不要再来找他们了。”
    贾芸点头道:“这还算是句人活,总算有了二百两。我和你家再凑齐二百两,其余的找我朋友倪二借二百两,他虽是放印子钱的,也无大本钱,平日最多不过放五十两,不过他若知是救人,总能抓挠出一百两来的,再多怕也不能了。如是明儿个凑足六百两,务必把那巧姐儿赎山来。”
    板儿道:“只怕还是不够!你猜怎的?我今出去兑那银票,人家告诉我是张废了的!我今日来找他们,是当面将那银票掷还贾兰,骂他又狠心又奸猾,以后不得好报!那李纨低头无语,那贾兰让我滚蛋,说若不然他就要找忠顺府的人把我绑上,判我个强入民宅勒索,你说可气不可气!”
    贾芸道:“真是没想到,我听说他们攒的银子过五千两了,就算给他们说多了,三千两总有的,况以后还可源源不断有进项,怎么这母子二人阳德不积,阴德亦不积!如此找也不必再找他们了。”
    贾芸朝稻香村那边一望,只见那几窗灯火陆续熄灭,想是里面的人都睡下了,那晚乌云遮月,园子里更加昏暗。贾芸、板儿不禁又都朝拢翠庵望去。
    板儿道:“我姥姥跟我姐姐都歇在大车店里,我今晚再花银子贿赂守门的溜进来,原也不止是来骂那贾兰,我姥姥说了,那拢翠庵的妙玉,必是有钱的,他那么一个扔了不要的茶锺,就值不止六百两,佛家的人又最慈悲,他想起那年带我在园子里逛,我手里原有个佛手,巧姐——那时他还没取名儿,且这么说他——手里原有个香橼,他见了佛手,就想要,不给不行,大人就用我手里佛手,去换下他那香橼,由此看来,巧姐出火坑,说不定就跟佛有缘。所以我今晚来,也是想求那妙玉师傅舍银救那巧姐,只是我去敲那庵门,那有人理?我就想藏在这里,凑合一晚,到明早,庵里撞响晨钟,门总有开的时候吧,里头的要往外清垃圾,外头的要往庵里送东西,我就趁那门开着,飞跑进去,跪在那妙玉师傅面前求他,兴许他发了善心,就拿出银子来救人,巧姐就逢凶化吉了。”
    贾芸低头思忖半晌道:“事情紧急,能别拖到明天最好。你我正巧遇上,且我也动了求妙玉之心,咱们又想到一处了,可谓巧上再加巧,我知翻墙入寺罪名极大,却也顾不得许多了。人生在世,仗义为先。你我一个人无论如何翻不了那庵墙,两个人就好办了,你乡下人有蛮力,你竞将我托起,我翻过鹰墙进去,此时料那妙工还在禅堂坐禅,我就去跪到他面前求他,谅他不至于将我当成强盗交官。”
    板儿听了道:“好!就如此。走,咱们过去。”二人便往拢翠庵去。
    且说拢翠庵里,琴张到堂耳房内给妙玉烹茶——妙玉家从祖上起,就嗜好饮绿茶,如龙井、碧螺春、六安茶等,那时他家与史家来往频繁,那时的贾母并整个史府却都偏爱喝红茶或香片,两家嗜好不同,故那年贾母领着刘姥姥到庵里来,妙玉刚捧出那成窑五彩小盖锺来,贾母劈头便道:“我不吃六安茶。”妙玉笑道:“知道,这是老君眉。”老君眉便是一种红茶,琴张因有些困倦,拿错了茶叶罐,给妙玉往壶里放了两撮待客时才用的老君眉。琴张正用小扇子煽茶炉下的火,忽听院中咕咚一声,忙跑出去看,两个姥姥吓白了脸,跑过来,喘吁吁的说:“有人跳墙而入……”“强盗来了……”
    琴张先转身返回禅堂,只见妙玉仍闭眼盘腿于蒲团上,一丝不动,便又赶紧走出禅堂,对两个老嬷嬷说:“你们守在这门外,死活别让人进去!”自己壮起胆子,朝那边行人影处而去,颤声问道:“你是谁?为何跳进我们庵来?”
    只见那人影在竹从旁站定,一身长衫,颇为斯文,倒不是短打扮、持刀使棒的强盗模样;见琴张走近,拱手致礼,连连告罪,道有急事要求见妙玉师傅,琴张听毕,吁出一口长气,道:“你且站立勿动,我去禀知师傅,再作道理。”
    琴张回到禅堂,两个嬷嬷知不是强盗,腿才渐次不软;琴张命他俩仍在禅堂门口守候,自己进去禀报妙玉。那妙玉已然坐禅毕,进到了耳房,自己在那里慢慢的煎从鬼脸青花瓮中倒出的梅花雪。琴张进到耳房,便禀报说:“不是强盗,是个斯文人,说有急事要求见师傅。”
    妙玉道:“我等槛外畸人,无惧强盗。除了此人,那庵墙外定然还有一个,皆系世中扰扰之人,你们且去将庵门大开,请那逾墙者出去,就是那门外的人他要进来,也就由他进来。凡进来的,早晚要出去,正如凡出去的,早晚亦会进来一般。”
    琴张道:“这深更半夜,怎能将庵门洞开?”
    那妙只自己往绿玉斗里斟茶,琴张不得不上去接过斟茶之事,斟毕,妙玉举杯闻香,淡淡的责备张道:“怎么是老君眉?”
    琴张才知放错茶叶,忙道:“是我大意,我这就去换。”
    妙玉挥手道:“我自己换吧。你去把庵门打开,且就此再不必关上。待出去进来的都没影儿了,跟嬷嬷们多从井里打几桶水,把他们脚沾过的地方,一一洗刷干净,再把那人跳进来一带的竹子尽悉伐了,拖到庵门外烧成灰烬。”
    指示毕,先将老君眉茶倾在废水瓯内,用茶筅刷净茶壶,另换碧螺春茶叶,有条不紊的重烹起来。琴张无奈,只得出了禅堂,命姥姥一起开启庵门,又过去对仍站在竹丛旁等候的贾芸说:“妙玉师傅说了,门外必定还有一人,你们愿进愿出随便,只是他不见人。”
    贾芸早听说这妙玉性格极放诞诡僻,没想到竟真怪到如此地步,倒不知该怎么办了。那琴张与嬷嬷们开了庵门后,即刻回自己居室,将门拴得死死的。板儿见庵门竟开了,先探进脑袋,后蹑手蹑脚走进去,只见那贾芸在墙边竹丛旁发呆,便过去问:“如何?他答应了吗?”贾芸只是摇头,板儿东张西望道:“菩萨在那里?我要跪下拜拜!”
    从半掩的门,依稀能看到佛殿里供的观世音菩萨,拿脚便要往里去,贾芸忙将他拦住道:“切莫孟浪!”
    板儿朝那殿堂里探头道:“怎么只见到一只佛手?好好好,我就求这佛手保佑吧!”说着便在门外咕咚跪下,朝那观音大士的佛手磕了三个响头,双手合十,大声祈祷说:“菩萨保佑,明天把那巧姐儿给救出来!菩萨你一定保佑我等好人!我等一定一辈子作好人,行善事!若是我有一天作了坏事,像那狠心的王仁一样,你就拿响雷劈了我!”祈祷完了又磕了三个响头,方站起来,憨憨的对贾芸说:“这下咱们再去求那妙玉师傅,定能吉祥如意了!”
    贾芸心想,自己也应无虔诚拜那观音才好,便迈进去,先对着那观音大士立像,双手合十,低头祝祷。拜完,忽觉观音的一只佛手,指向香案,定睛细看,香案上有一搭包,近前再看,褡包上写着两行字:“今夜祝祷者得。非其得者,取之即祸。”
    贾芸稍一思索,便知感叹!原来这妙玉师傅果真非凡,怪不得宝二爷提起来敬佩有加。他且不去动那褡包,回身招手,让板儿进殿,板儿诚惶诚恐的迈进去,贾芸把那香案上的褡包指给他看,板儿问:“妙玉师傅在那里,为何把褡包搁在这里?”
    贾芸道:“褡包上头写着字哩。”
    板儿惭愧:“我竟不识!”
    贾芸便把那褡包上写的字念给他听,让他掏出里面东西细检。板儿掏出一大包银子来,皆是上好成色的纹银锭子,数一数,共一百二十锭,贾芸道:“这都是五两一锭的,恰是六百两整!”
    板儿光是发愣,后来,古咚又跪倒观音菩萨前,叩头不止。板儿将那褡包挎在肩上,与贾芸出得佛殿,只见那边禅房耳房灯光粲然,窗纸上映出一个影子,微微活动着,就知是那妙玉师傅,板儿道:“咱们到那窗外给他磕头道谢去!”
    贾芸道:“看来他甚不愿被人打搅。咱们就在这里跪谢吧!”二人遂跪在地上,要给那妙玉磕头,就在那一刻,妙玉所在的那耳房的灯光熄灭了,而天上的紫云散外,露出月亮,把清光撒在他们身上,他们就朝妙玉那方位磕了头。两人出了庵门,就往大门去,那守门的正坐着打盹,见都是使过银子进来的,就迷迷糊糊开个了个缝放他们出去了。
    出得大门,两人紧紧靠着前行,怕有打劫的,不敢走太多路,遂在遇上的第一家客店住下了,两人也不敢睡,在客房里守着那装银子的褡包,轮流打盹,将银子守得死死的。第二天天亮,两人付了房钱,雇车先去刘姥姥、青儿住的那大车店,敢情刘姥姥、青儿也一夜没睡,巴巴的等着板儿回去,一夜没有消息,他们两个忐忑不安,都胡思乱想,又都不愿意把那唬人的想头道出,天亮见板儿跟贾芸去了,那刘姥姥只当贾芸是贾兰,迎上去不停的万福,道:“青儿,你也过来给兰哥儿道谢!究竟是至亲兄妹,皮肉骨头皆连着的,谁能舍了谁呢!昨日那张银票想是大意拿错了,今儿个亲自送银子来了!”
    板儿关拢房门,跟刘姥姥说:“您可不能好赖不分!这是芸哥哥!若没他下决心翻墙,仗义探庵,那里能有这一褡包赎银!”便讲出种种经过,刘姥姥才知道当年那巧姐从板儿手里换到佛手,竟埋伏下这么个机缘,更知那妙玉果然能演先天神数,料事如神,且面上冷心里热,是个极慈悲的大善人,便口中不住念佛。
    贾芸道:“你们且别就去,为保险,我去找那朋友倪二,让他去守在锦香院门外,万一那鸨母不认账,或竟索要更高赎银,甚至让院里茶壶等人阻拦巧姐儿出院,我就让倪二出手,他们一见准怕!”
    没多时,贾芸赶回,道:“好,咱们赎巧姐儿去!”
    板儿就赶车,贾芸坐车厢外,刘姥姥和青儿坐车厢里,到得锦香院,那倪二已抱臂站在院外树下,贾芸跟他互相点点头,就和板儿一起进了锦香院。贾芸装作嫖客,上楼找到云儿,那时尚无客人,贾芸就告诉他已经备好赎银了,让他将巧姐儿带到楼梯口,一等楼下正房里交割完赎银拿回卖契,立马就将巧姐儿送到院外车上。云儿虽不甚信,然也愿巧姐儿早离火坑。便点头应允。那时板儿已去找到鸨母,那鸨母见板儿从褡包里取出的纹银皆是成色上上乘的,眼就发直,且板儿也不跟他计较是五百两买的付他六百两,就拿出那卖契来交给板儿,正好贾芸进了屋,板儿就将卖契递给贾芸,贾芸看了点头,板儿就问鸨母要人,那时云儿已经带着巧姐儿下得楼来,贾芸便出去打手势,那云儿便带着巧姐儿往门外去,那把门的还要拦,只见倪二在那门口一站,恨眼瞪着那把门的,鸨母心想这来赎人的看着皆不起眼,一个是乡下小厮,一个是花厂掌柜,背后却指不定还有那路神仙,如今银子得了,还赚了一百两,可别惹出砸院子的事情来,也就出屋去吩咐那把门的:“让他们走!”把门的一缩,倪二一退,云儿就将巧姐送出了院子,虽外头只一辆车,云儿也不敢就撒手,那贾芸、板儿一块出了院子,云儿将巧姐儿交给贾芸,贾芸将他送进车厢,那刘姥姥在里头一把搂过去就哭,巧姐儿懵懵懂懂不知怎么回事,吓哭了,青儿忙一旁安慰他,那板儿就跳上辕架,鞭子一挥,驾车离那锦香院。那倪二就骑上他的大青骡子,在车后先护卫着。贾芸这才跟云儿道谢,云儿挥挥手帕道:“你们真是一群好人!”又跺脚骂自己:“没出息!怎么又流咸水儿了?”用那手帕拭着眼睛,一转身回院里去了。
    贾芸就出巷子,到街上雇了辆车,去往跟板儿约定的城外关厢的一个饭铺,在那饭铺里,刘姥姥、青儿、板儿、巧姐儿刚坐定,贾芸到了,扳儿问:“你哪朋友倪二哥呢?”
    贾芸道:“他说要自己喝个痛快去,祝你们一路顺风,大吉大利!”
    那时巧姐已认出刘姥姥,也想起了香橼换佛手的往事,并知自己是被救出来了,不但不哭了,还笑起来。在那饭铺吃完饭,贾芸就跟他们在饭铺外告别那刘姥姥、青儿、板儿就带巧姐儿回乡去了。后那巧姐儿就成了板儿媳妇,虽离富贵,倒也殷实,一家人和和睦睦过日子。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《刘心武续红楼梦》 下一页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