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三六一O部隊42分隊^引而不發^躍如也

^^【期盼能夠聯繫到更多部隊戰友】^-^【特別是20軍58師的戰友】^^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·【刘心武·续红楼梦】第一百零二回 傅秋芳妙计赚令牌 红衣女巧言阻金荣  

2016-05-31 20:26:35|  分类: 【在線閱讀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·【刘心武·续红楼梦】第一百零二回 傅秋芳妙计赚令牌 红衣女巧言阻金荣

 

堪堪又是一年将尽,算起来,已是那贾元春省亲后的第五个年头了。第六春到来之前,李纨带着贾兰迁出大观园,搬到东城一所两进的宅子里,那是贾兰精挑细选、来回侃价,终于下决心放银买下的,确是又体面又合算,搬进去以后,母子又合计,那带出来的丫头婆子,依原来荣府的例,每月须发月银,荣府垮塌后,住大观园时,李纨不便中止,从自己积蓄里勉强支付,迁出后一打听,巷子里的富户,雇的丫头婆子不过是供应食宿,逢年过节给作几件新衣服罢了,那里有月银一说,便议定只留下素云一个,其余的皆打发掉,再雇省钱的丫头婆子使唤,一说出,别的人尚可,那碧月就觉大限来临,因跪在李纨面前泣道:“大奶奶怎么这样狠心,我好歹也服侍大奶奶、兰爷这么些年了,如今我父母全给牵去卖了,也不知去向,纵知去向,难道找去?也顾不上我的。大奶奶就给三两银子,将我打发出门,出了这门,我可往那儿去?”
    李纨叹道:“如今是艰难时世,谁能保谁一辈子?我也是迫不得已。”
    贾兰一旁甚不耐烦,道:“赏你三两银子还嫌少?你当这些银子来得容易?出去先住个店,再到人市上一站,自然有来雇的,那再使唤你的,兴许比我们富裕,每月就再赏你三两,也未准儿。”
    素云一旁心酸,也不敢插言替碧月求情,那碧月挽着个包袱,哭着出了门,贾兰便将院门砰的一关,又哐哐两下插紧门栓。
    那李员外家盖好了庵堂,也就将妙玉接去。如是大观园拢翠庵清晨无钟鸣,稻香村无鸡唱,更加荒芜冷清。忠顺王就请来明公踏勘,回去设计,那贾府当年的清客相公,单聘仁、卜固修外,又有詹光、程日兴来帮着筹划,只待年后开春,便开工重建。
    腊月底,那贾雨村拜客归府,路过其管家住的厢房,只见正贴出春联,道是“玉在匮中求善价,钗于奁内待时飞”,心中一动,踱过去背着手看,因问:“怎的写这个?笔锋还圆润,是谁写的?”
    那管家就躬身请安,答道:“老爷这一联传诵京城,都说最灵验的,小儿明春就要进场,也是借借老爷的余福。要说这字么,看着确也顺眼,写字的人么,说出来老爷是知道的,并非别人,就是那原来荣国府的贾宝玉。”
    雨村道:“怎的会是他?他如今不是收在牢里么?”
    管家就道:“那狱头如今只把他当摇钱树,原来让他在狱街上击柝报更,自打发现他能写一笔好字,又正逼近年关,就让别人替他打更了,将他关在一个屋里,专让他写春联、斗方,先还不过收十几二十个铜板,后来要价越来越高,眼下已涨到一串钱一联,听说还要涨,因求的多写不过来,那狱头便道,谁出的价高,就先给准写,我这一对是一两银子求来的,听说已有那一两银子买一联的了。”
    雨村惊异,道:“一个犯人的字,怎的也求?就不忌讳?”
    管家道:“眼下越传越神了,道那宝玉带着通灵宝玉,写出的字能辟邪,说有家求了去贴老太太门上,那瘫了半年的老婆子竟站起来了!又有道犯人写的才能以毒攻毒、遇难成祥。”
    雨村道:“皆荒诞不经之谈!不过字倒罢了,贴着无妨。”踱回正房,不免诧异,当年自己吟出此联,不过是抒发抱负,怎的先有那薛宝钗于奁盒般的屋里等侯他回复消息,如今又有那贾宝玉在匮匣般的屋里求那润笔费涨价?虽是那狱头在操纵价格,且一概搂进其私囊,然说成“玉在匮中求善价”亦颇贴切。难道自己竟有出语成谶,并延及他人,而尚不自知的神力?又想到自己还随口占过一绝,里面有句曰:“天上一轮才捧出,人间万姓仰头看。”却并未应验,倒成“天上一轮未捧出,人间万姓何能叹”了,可见人间世事,实难逆料,更莫道遂心驾驭了,能不戒惕谨慎?
    那雨村正自沉吟,管家来报,道:“忠顺王派小太监来,有请老爷去府中一叙。”雨村心中便自掂掇,是不是又为那古扇之事?恰好还未换衣服,就又出门,坐轿往那忠顺府去。
    原来忠顺王让单聘仁等为他将从宁、荣二府得来的古董玩器一一鉴定登记造册后,又顺便将自己原来所藏的东西令他们鉴别,其中就有那二十把扇子。忠顺王一度将那石呆子软禁在府里,又令人陪着他去他那乡下居所取来冷子兴给他的那二十把扇子,先自己将那些扇子一一对比,竟真假难辨,由是惊叹冷子兴造假功夫之深,心想既然那石呆子手里的二十把皆是假的,自己手里的必是真的。又单把自己早里的拿给单聘仁等去看,那单聘仁就将一把画着汉宫秋色的递到詹光手里,挤挤眼睛说:“子亮兄工笔楼台功力不凡啊,正好由你鉴别这把,法眼定谳!”
    詹光就知他已疑是自己帮冷子兴作的伪,便举着眼镜装作仔细鉴别,故意道:“我觉品相可疑,怕不是个古扇。”
    单聘仁便道:“再仔细看看。这扇骨子一定是旧年的,这扇面难道是今人伪作?若有今人能仿到这个份儿上,百年以后也算得精晶古董了!”
    卜固修又接过去,知那单聘仁之意,即使是詹子亮伪作,也万不能戳穿,大家都在各府里混,各有装神弄鬼把戏,谁非揭穿谁呀,一块儿混事由捞银子是真的,况王爷已把玩多时,岂能伤了王爷面子,便看来看去,正色道:“乃十品古扇无疑!”
    那程日兴本来怕他们揭出那些画仕女的扇子乃他仿文徵明等之作,没想到单、卜二位看后也道“真真难得的古扇”,报与王爷,王爷心定,便派长史官去对那石呆子言道:“人家确已将你那些扇子归还你了。想是你不但眼睛坏了,鼻子也不灵了。且那贾赦已流边,你闹也无益。上次人家已给了你二十两银子,这回王爷更开恩,赏你三十两,还有什么不足的?就带着这些扇子回去好好过日子吧。”就把那石呆子送回乡下,又跟里长交代,看住他不准再进城,石呆子认定他们以假扇充真扇,然亦无可奈何,只好暂忍气吞声。
    忠顺王将那雨村请来,在府中花园里的暖雪亭小宴,那暖雪亭四个柱子皆为铜制,中间空的,下面是炉膛,可烧木炭,炭火一旺,亭内温暖如春,乃赏雪最佳处。忠顺王明里是邀雨村来同赏琪官新练的小曲,琪官在亭内演唱时,铜柱几乎烧透,亭内温暖有如夏日,那王爷故意自己扇一把扇子,令人递雨村一把扇子,雨村接过扇子,便知王爷之意,道:“人生快事,莫过夏饮冰盏、冬摇古扇。”
    王爷叹道:“人生真难测,你看宁荣两府,百年簪缨之族,皆因不知轻重深浅,冒犯圣上,毁于一旦。那贾赦到了那苦寒之地,不到百日,老婆先死,自己也一命呜呼,虽是罪有应得,亦令人不胜唏嘘。我们既仍在阙下为圣上效力,就该更加勤谨,携手合力。”遂命那琪官歌一曲《丢开》:索性丢开,再不将他记上怀,怕有神明在,嗔我心肠歹。呆,那里有神来,丢开何害……
    雨村知那小曲还有最后两句是“只看他们抛我如尘芥,毕竟神明欠明白”,王爷却挥手令琪官止住,雨村就离位俯身给王爷敬酒,道:“学生不肖,有负王爷栽培,今后定然该丢开时一定丢开,王爷放心!”
    王爷笑着跟他干杯,二人心照不宣。雨村就知王爷是要将古扇一事收束。如今赵姨娘、贾赦夫妇皆已毙命,知那古扇非甄府罪产的只剩雨村一人,经单聘仁等轮流鉴定,皆指称他现拥有的扇子系真品,故王爷认定石呆子手里的是赝品,这晚将雨村请来,令他从此将此事丢开,永缄其口,雨村倒也乐得。
    那时亭外纷纷扬扬飞起雪花,火柱白雪,羊羔美酒,王爷心情大畅,因又令琪官随便再唱一曲,就来一起喝酒。那琪官就自拣一曲《骤雨打新荷》:人生百年有几?念良辰美景,休放虚过,穷通前定,何用苦张罗?命友邀宾玩赏,对芳尊浅斟低歌,且酩酊,任他两轮日月,来往如梭!
    最后两句,三叠方罢,竟滴下眼泪。王爷只夸妙音,那雨村却心中狐疑,总觉那琪官别有用心,面上却不露出。
    除夕至元宵,京城里白日鼓乐喧阗,入夜火树银花,真乃昌明太平朝世。节期亲友走动,那李婶娘带着李纹、李绮去李纨、贾兰新宅,李纨与他们三个围炉闲话,李纨因道:“纹、绮二妹,也该说婆家了。”
    李婶娘便道:“你们府里出事,着实把我们母女唬一大跳。管制时候,我也曾去要求探望,道我亦还不算嫡亲,跟那史大姑娘一样,竟拦在门外。那时就只盼能回黄转绿,有几天也似有了转机,谁曾想最后闹了个查抄,不久听说你与兰儿另算,不免对阙感恩,又朝天拜佛,只是那时我闹心口疼,就令纹、绮去看望你们,他们竟都怯阵,谁都不动。”
    李绮便道:“那年住进大观园,和姊妹们一起吟诗玩耍,自是开心,谁知府里事发,就有对我们姊妹背地后风言风语的。”
    李纹亦道:“可不是惹来口舌之灾。有说那宝玉写了反诗关进牢房,你们那时不也在园子里唱和过吗?那时也真不谨慎,怎的就让那些诗传抄了出去,就有来问我,你那吟红梅诗里,‘冻脸有痕皆是雪,酸心无恨亦成灰’,岂不是对朝廷不满?如今昌明隆盛,理应歌功颂德,眷眷无穷,怎的发此衰音?”
    李婶娘因对李纨叹道:“你听听,人心有多险恶?要说婆家,怕须让那府里的事情再凉一凉,众人皆淡忘了才是。我们毕竟不是贾家的亲戚,是李家的,如今你一枝独好,兰儿更如一盆茂兰,等兰儿再夺魁,封了官,你成了诰命夫人,那时人人皆知他们是你堂妹,自然会有好人家拿着公子庚帖来求,倒不愁寻不到好的婆家,且等等就是了。可怜那些贾家的本支亲戚,原怕株连,后知圣上宽宏大量,只惩治两府之人,其余概不追究,皆感激涕零,只是那些人家的女孩儿就更难嫁了,我听媒婆说,那贾扁的妹子喜鸾,贾琼的妹子四姐儿,就因为那年跟母亲去荣府给老太太拜寿,老太太看见他们喜欢,留在府里住了几天,荣府事败后,就有人戳他们的脊梁骨,道怎么就单那么待见你们呀?别是帮着藏匿了甄家罪产吧?我听官媒婆说,那喜鸾到该出阁的时候了,就有那男家说,他八字再好,终是沾过罪家污水的,不愿要,弄的那喜鸾如今就只在家里窝着,时不时哭一场,那四姐儿也弄的不愿见人。”
    贾兰正好走过来,听见就接着道:“也有那本家远支幸灾乐祸的。我听菌儿告诉我,那贾璜就道,圣上圣明,那宁荣二府自己不要好,赖谁?那宁府贾珍当族长,他行事公道么?那三房里的老四贾芹,什么葫芦秧子,无才无德又无貌,竟派他去管家庙,把个铁槛寺弄成了锦香院!还有那王熙凤,派贾菖、贾菱管药房,派贾芸在大观园里种树栽花,全是藏掖大的差事,到他贾璜那里,就只派些三两天的零碎差事,累个臭死,饶拧不出丁点油水!这些天,那贾璜媳妇,族里都管他叫璜大奶奶,总往他那寡嫂那儿跑,那金寡妇的儿子金荣,在我们贾氏私塾里附读过,跟宝玉、秦钟结下了死仇,我亲眼见的,那年学堂里不过为几句斗嘴的事儿闹了起来,宝玉仗着府里老太太头一个宠着他,秦钟仗着是宁府小蓉大奶奶的兄弟,他两个就说金荣打了秦钟,非逼金荣给秦钟跪下磕头认错,你们想那是多大的羞耻!所以如今那金荣发誓要报那仇,菌儿说金荣亲口跟他言道,宝玉虽进了监狱,他还不解恨,开春运河化了冻,那宝玉兴许就领到出狱的令牌,可以一路放行,回金陵去,他说必得再找那王爷告宝玉恶状,让宝玉出不了那牢门,关在里头老死!”
    李纨就嗔怪他:“你那儿听来这么些乱七八糟的!你有那工夫精神,多读几篇圣贤书也是好的!”贾兰方不言语了。
    贾兰所说金荣一事,确是如此。那几年荣府不慎,多有将府中诸人诗词文赋流于府外的,金荣四处搜求,得到不少,就专从宝玉的文句里,挑拣出些来,道与那吟姽婳将军诗一样,忤逆朝廷之心,昭然若揭,所举有“晓风不散愁千点,宿雨还添泪一痕”等句,道盛世偏唱衰音,居心叵测,又连“盛世无饥馁,何须耕织忙”一句也列于其中,那本是元妃省亲时,黛玉替宝玉作的,传出去署着宝玉名字,金荣就算在宝玉账上,道明是颂圣,实为讪谤,年年圣上与皇后均要亲到坛里躬耕纺绩劝农,宝玉竟道“何须耕织忙”,似此悖逆之徒,怎能仅遣返回原籍了事?岂能平复民愤、惩一儆百?恳请王爷再细审明察!写出状子,竟径投王府。那长史官看了,虽不以为然,也不得不呈给王爷,王爷那时正忙些别的事务,就暂留下待定。
    不觉又冰化雪消,柳绿桃红。那宁国府,圣上赏了袁野,那荣国府则赏了邬维,两家雇人修整,蓬窗扫净,糊上绿纱,花畦重开,鸟笼新挂,锦茵绣屏,焕然一新,不久就择吉日迁内居住,簇簇轿马云集门外,欢声笑语盈于室内。那大观园亦紧张重造,易名顺乐园,里面亭台楼阁亦皆另有新称,王爷有时亲临现场,指点批评,到那拢翠庵,心中悻悻然,暗想何时用何法可将那妙玉之名瓷瑰宝归为己有?遂命将那庵名改为宝来寺。
    那时运河已然解冻,漕运恢复,王短腿因与宝玉言道:“我实舍不得你,且不说这年前年后,你在那边屋里写出多少对联、斗方,我拿回家去售卖,赚了个满钵满碗,就这一阵咱们哥儿俩关起门来闲话,你那些五毒不识的呆话,初听只觉逗闷子,细咂摸倒让我这铁石心肠软活了不少。只是如今正是往江南去的好时候,你那出监的令牌却总不下来,是不是有什么人又作了手脚,到那王爷耳边下了蛆?我怕夜长梦多,故虽舍不得你,亦愿你早离开这鬼地方。”
    宝玉道:“自王哥你来后,跟茜雪嫂两个,对我的照顾不消说了,也让凤姐姐舒展了许多。自那回芸儿、小红两口子来,告诉凤姐姐巧姐儿从火坑里救出去了,在那刘姥姥家甚好,凤姐姐就说巧姐儿保住了,他立刻死了也罢,只是不能死在这里,不能给你添麻烦。我何尝不想这就去江南,到那里虽然举目无亲,一文不名,究竟可以自在活动,徜徉山水间,随心歌啸,只是我也舍不得你们,更放心不下凤姐姐。”
    王短腿道:“你那凤姐,听说再过些时,王爷要下江南,将他押上,还要去接收你家金陵老宅那边的财物,他的苦日子,远未到头呢!”
    二人正叹息,有守门的狱卒来报,告有人求进狱神庙探犯人,王短腿就问是那个?道是蒋大爷夫妇,王短腿便知是蒋玉菡、袭人两口子又来了,便道:“放进!”
    原来自去年春末北静王府、忠顺王府的戏班子相继进宫为圣上献演后,那北静王府一个改称龄官的十三岁小旦甚得圣上与贵妃喜爱,声名鹊起,誉满京华,人们都不知以前荣国府戏班那个龄官,只知这龄官,北静王亦甚惬意,故此忠顺王觉得北静王再跟他争那琪官之心必淡,且那琪官因称喉疾未进宫去演,声名已被那龄官盖过,年纪又渐大,又赏了他媳妇,在府里安了家,再逃匿的心思想必亦化解,故渐准予那琪官偶尔出府活动,那蒋玉菡和袭人借口上街买丝绸等物,已曾悄悄人监探望过凤姐、宝玉数次。此次来探,在狱神庙里站着说话,蒋玉菡和袭人也为王爷不放令牌着急,蒋玉菡道:“你以前是否得罪过一个叫金荣的?”
    宝玉想了半天,方记起这个人,道:“好多年了,那时他在我们家私塾附读,他打了秦钟,我不依,定要他跪下磕头谢罪。实在我现在亦想不起来他跟我们贾家是怎么个姻亲关系,何以去附读的。”
    蒋玉菡道:“必是此人了。我听了几耳朵长史官跟王爷议论,那金荣递了状子,道你写反诗不止婉嫡将军那一首,要王爷将你恶治,在牢里关死。”
    宝玉道:“正可谓冤冤相报了,那时我那顾忌他的脸他的心,确实把他伤透了,那时种下蒺藜,此时来收,也是该着的。”
    袭人道:“只是你何尝写过反诗?岂能让那小人得逞?我见那王爷这些日子只忙着修花园子的事儿,何曾把那金荣告状的事情放在心上?只是他怕也忘了该放你回乡的事情。我们虽都愿意你留在京城,只是久呆在这么个地方可不是个事儿,还是拿到令牌赶紧躲开这是非之地为好。如今我倒有个主意,因那傅秋芳给王爷生了个小世子,王爷老年得子,高兴非常,对那傅秋芳更其宠爱,那傅秋芳私下跟我说过,若有力所能及的事情,他很愿帮你一把。我就去求求那傅秋芳,让他将那令牌弄出来,你岂不就能出这监狱并衙门?听说拿着那令牌到运河码头,上那官船都不用交钱的。你还是赶紧回那金陵去吧!”
    宝玉就道:“我就在这牢里老死也罢,千万莫让傅秋芳冒那个险!你们谁也别为我伤着自己!现在回想起来,我那时自以为尊贵,那么样羞辱金荣确是个罪孽,为此付出代价也是应当的。原来我总觉得自己是个最善最慈最能体贴人的,如今实在应该好好反省,不仅那金钏儿的事,茜雪的事,踢你窝心脚诸事——这些事我倒都反省到了——就连我已经忘怀的逼金荣下跪等事,也该再逐一搜检,看还有没有遗漏的,该白责的都应自责。”
    蒋玉菡听了叹道:“戏里的好人也没有好到你这份儿的,世人要都能如你这般,天下该是什么样?只是我也不细劝你了,只跟你说一句:若我们果然给你弄来令牌,你须接过,去那江南!”
    王短腿一旁听了道:“那时我亲自将你送出监门再出衙门,只是我从不知眼泪什么味儿,那时怕还是流不出来,只鼻子酸点罢了。”宝玉只得点头应允。
    且说蒋玉菡、袭人回到王府,那日袭人趁傅秋芳到花园赏春,身边除了心腹丫头并无杂人,就过去给他请安,顺便提到令牌的事。傅秋芳道:“不用你提醒,我已想到此事,昨天我借个话茬,就劝他早把宝玉发落了了事,他道,本也要发令牌让他回南了,却有人递了状子,道他忤逆文字不止一端,列举了若干,我还没细看,眼下该办的事情极多,他算老几?就让他在那牢里再留留吧,待我有了精神,把那状子推敲推敲,再定夺罢。”
    袭人听了心里起急,道:“他何时推敲呢?怕是一晃,就入夏了。一个大活人,怎的不算老几?让人家在牢里白蹲着,也忒随便了吧?”
    傅秋芳便不答言,只是看花。袭人心想莫是自己把话撂重了,便拿别的话转圜,因问:“怎不带小公子来晒晒日头?”
    傅秋芳这才答言:“如今我是老的小的都要照管,实在分不过神来。你看这春花开得多久了,我这才头一回插空来看看,迎春、玉兰竟都谢了,只这海棠倒还灿烂。”
    袭人因道:“孩子我没照看过,你那奶妈等都是上好的,也不用人帮;服侍老太太我可是熟手,可惜那回为龟苓膏的事误会了我,要不我倒能为你分担点。听说太妃如今话也说不清了,全府里只有你一人能知道他动那嘴唇儿是什么意思,也真难为你了。”
    傅秋芳听到这活,那撷花的手停住,半晌才又将那花撷下来,放到鼻下去闻,问袭人:“听你说过,那宝玉给自己取个一个什么名号来着?什么花王?”
    袭人道:“他喜欢把自己住的地方叫作绛芸轩,他说自己是个绛洞花王,他写诗又用怡红公子的号。”
    傅秋芳就立在海棠树下,将那撷下的花闻个不住,道:“都说海棠无香,其实他那香味不用心是闻不出来的。”袭人不解他在用什么心,倒无话了。
    少顷,傅秋芳道:“我要去先看看娇儿,再去看老太太了,你且去吧,若有事,我会让丫头唤你。”
    袭人去了,那傅秋芳心中计策已定,便往正房而去。看过娇儿,傅秋芳去太妃那里,只见忠顺王正在榻前请安,那太妃嗽个不停,丫头接下许多浓痰,那太妃又满脸筋胀,口中念念有词,王爷趋前问候,太妃似在生气,傅秋芳就去给太妃捶背抚腰,又附在太妃耳边大声问:“您说要把谁赶走?”那老太妃嘴唇不停翕动,傅秋芳就又凑拢太妃嘴边,先用耳朵挨进去听,又细看那嘴唇开合,王爷心里不免紧张,知太上皇、圣上以孝治国,最忌老的生小的气,很怕那傅秋芳听出来的是骂他或世子不孝,待傅秋芳将太妃服侍得稍为平静,又看着傅秋芳亲给太妃喂过参汤,这才支开丫头等,问:“太妃骂谁呢?要驱赶谁呢?”
    傅秋芳道:“太妃从前儿起就跟我说起,总没听明白,刚才才算听明白了。他作了个梦,梦见神仙告诉他,有个赳他的人,也别惹那个人,只要把那人赶到千里之外,他就松快了。”
    王爷问:“那克他的人是谁呢?”
    傅秋芳道:“他说叫什么绛芸,又是什么绛洞,我想咱们府里并无叫这些名儿的丫头,他又说是怡红公子,原来又是个男的,只是那里有这么个公子呢?王爷可知道这么个人么?”
    王爷听了把手一拍说:“冶红公子,那不是贾宝玉么!”
    傅秋芳明知故问:“怎么是他?”
    王爷道:“人家告他的状子,引的那些诗,署的就是这个号。哎,原来是那贾宝玉克了阿妈!赶他到千里以外,那还不好办!原来就是要将他驱赶还乡的呀!只是我一忙二忘的,就将此事撂下了!明日我就将令牌发下,一早就让他滚出京城,到那千里以外去!”于是就到太妃榻前大声道:“阿妈,那人克不了你了,我明日就将他发往千里之外!”那太妃就嘴唇一阵哆嗦,傅秋芳就道是夸王爷孝顺。
    王爷离了太妃那里,就去布置长史官往狱里发令牌。长史官提醒他,尚有金荣的状子未批复,王爷道:“什么狗屁状子,你替我批上尚不足据四字就是。”
    第二日一大早,长史官将令牌交予衙门,准予宝玉出监南下。王短腿将他直送出辕门。外头一辆骡车等着。原来傅秋芳知会了袭人,袭人和蒋玉菡商议定,由他们护送宝玉到码头。那日一早蒋玉菡请假,道要亲去定制戏装,王爷并未在意,他便雇好强车来接应。
    出得狱来,登上蒋玉菡雇的骡车,只听鞭声脆响、蹄声得得,须臾间已至闹市,又拐了几拐,市声渐稀。二人盘腿对坐在骡车中。蒋玉菡伸手握住宝玉指尖,对宝玉说:“先去个亲戚家,都是知道二爷、仰慕已久的,二爷切莫见外,只当是回自己家吧。”觉出宝玉指尖冰凉,遂安慰他说:“二爷宽心。二爷必能一路顺风。”
    宝玉道:“这车离得忒快,我都没来得及再看王哥一眼。”说着眼圈红了。
    约两个时辰,骡车停在一条巷子当中,一个黑漆大门前,看那大门制式,不是贵胄之家,但进得门去,竟是深堂大院,屋宇回廊鲜亮整洁,树木花草点缀得当,宝玉便知定是富商之家。
    蒋玉菡道:“我是至亲,你来避难,男主远行了,我们径见女主,也并非孟浪。”说着把他引进一处厅堂。
    只见迎上来的一位红衣女子,赶着蒋玉菡唤姐夫,又唤他宝二爷,请安不迭,他顿觉入堕梦中。坐下吃茶时,才恍然大悟——红衣女是袭人的两姨妹子,那年他由焙茗陪同一起从宁国府溜出,闯到袭人家去,原是见过,回到绛芸轩里,还赞叹不已,说过正配住在深堂大院等语,没想到如今竟天缘凑泊,有这样意想不到的邂逅。
    红衣女道:“我家人少嘴严,客稀屋多,宝二爷住两晚再走,不妨事的。”
    正说着,袭人来了,大家见过。原来蒋玉菡和袭人故意分开前来,以免招人注意,那袭人出来的由头,是替傅秋芳去挑选丝线,傅秋芳道别的丫头婆子采买等都不如袭人眼力好。蒋玉菡给宝玉带来了十锭纹银并一串钱,给他装好在褡裢里。袭人又给他带来十两碎银子,帮他在衣服里头放好。宝玉道王哥给了他一张三十两的银票,可以在金陵兑出来的。袭人又给他一个荷包,里头有香雪润津丹等几样小药。宝玉道王哥还给了他茜雪缝的三双袜子。袭人对蒋玉菡与红衣女说:“宝二爷虽享过大福,也蹲过大牢,却并未过过平常人的生活,如何乘船雇车,如何买饭住店,如何使钱,如何防盗,如何问路,如何赁房……竞须一一从头学起。”又对宝玉道:“你也别觉着害臊,也别觉着腻烦,我们这就教你演练,先从使用褡裢练起。”就让宝玉将褡裢上肩,宝玉几次都不利落,蒋玉菡便把着手教他,红衣女笑道:“竟比学戏还难了!如此,莫若宝二爷就多在我家里住几天,我让管家教你,都会了以后再走。”
    袭人道:“王妃说了,是他设计赚出的令牌,只怕王爷过两天悟出破绽,将宝玉追回,还是最迟明天一早出发的好。”
    红衣女道:“我家出门拐个弯就是码头。你们放心,我亲自将他送到船上。”
    袭人因对宝玉道:“我们不能久留,还得去订戏装买丝线,早些回去,别让王爷生疑。就将你交给妹妹了。”
    宝玉道:“我真不知该怎么谢你们才好。”
    袭人就望着他道:“我们这么作,难道是为了你谢么?”
    蒋玉菡道:“都别再说什么了。心里什么都有就好。”
    见宝玉不舍的样子,又道:“谁也别哭。都好生活着。”宝玉果然不哭。
    大家别过。红衣女打发管家让宝玉洗了澡,管家就带他去客房睡觉,宝玉好久没在那么齐全干净的床上睡觉了,钻进被窝就甜睡起来,连梦亦无,一闻鸡唱,立刻醒来。管家来请宝玉去吃饭,吃完红衣女来,让管家将几个炊饼放到宝玉搭裢里,道:“我就算你表姐,码头上的人皆认识我,我夫君是贩运绸缎的,这些船老板船老大多是熟人,我给你安排,一条最宽最大最稳的舡,你且把令牌揣好,若没人盘问你,也不用亮出来,只让他们当你是我亲戚,要去金陵会友。”宝玉就跟着那红衣女去往码头。
    且说那金荣见递给忠顺王状子多日后并无响动,心中不忿,寻思道恐是那些控告分量还轻,若有更能把宝玉砸死的罪状就好了,偏那日璜大奶奶又来他家,他就又把当日学堂里打架的事回忆一番,更把那日焙茗说的那个话重复数遍:“你那姑妈只会打旋磨子,向我们琏二奶奶跪着借当头了,有道是伤人财伤人体以后都能一笑泯恩仇,若伤的是人的心,则不论隔了多久,一旦可能,那被伤的人必狠手报复。那璜大奶奶再听此言,怒火更旺,拍下桌子骂道:“什么恶拘乱呲牙!如今那王熙凤才打旋磨子,跟那牢里禁婆讨饶,求少给他上拶子哩!”
    金荣便道:“那条恶狗的恶主子倒不是王熙凤,是那贾宝玉,难道就真让他回金陵了事吗?我递的那状子,竟还拴不住他!要再有罪证就好了!”
    璜大奶奶就一拍大腿道:“对了!那年去荣国府,进大观园逛,倒在荷花池边拣了块冰鲛毂,上头写满了字,拿回去你姑父也看不明白,只说看出是宝玉写的,那冰鲛毂我后来随便扔了个箱子里,只怕现在还找得出。”
    金荣一听,就要那东西,等不及以后,当即就随他姑妈去取,拿回来细看,写的是《芙蓉诔》,文虽古奥,不甚好懂,但碍语怪话极多,便又写了个状子,这回也不往忠顺王那里送,直接送往了察院,心想这下宝玉是准定出不了牢门了。就在往察院送完状子,出来的时候,人家告诉他宝玉已经结案,发下令牌,往码头去了,估计当天还走不了,因往金陵的船每早启碇,明天一早,定准能在那码头找到宝玉,金荣便急忙去往运河码头,在那里住了一夜,第二天天不亮就出了客店,守在码头那里。
    偏那日早上忽然风云突变,春雷滚滚,下起雨来,船只皆暂不启碇,客商等有的在船舱篷下避雨,有的就到岸上饭铺酒肆暂歇。那红衣女便领宝玉在一家饭铺坐下,要了茶点,尚未喝茶,那金荣闯进去,一把揪着宝玉衣领,骂道:“反贼!你那里逃!我已又向察院递了状子,告你写那《荚蓉诔》辱骂当今,大逆不道,你且跟我去见官!”
    宝玉虽着实吃惊,倒也镇定,心里想一报还一报,这也是命中注定吧。彼时围了一群人看。那红衣女站起来,对那金荣道:“你要怎的?他是我亲戚,现身上揣着王爷发下的令牌,等天晴就要登船的。你连王爷的令牌也藐视,就不怕王爷将你定罪!”
    那金荣气势汹汹,道:“王爷如今还没看过那《芙蓉诔》,若看了,准定褒奖我赶到码头,将反贼扭送衙门!”
    那时饭铺掌柜的就过来对金荣说:“这位爷你且坐下,可别在我这店里打架,你要说是什么官司的事情,我已让伙计去叫军牢快手,等他们来定夺,如何?我看你骂的这个反贼,并无缚鸡之力,你就先放开他为是。”
    那金荣方松开宝玉,气呼呼坐下。因袭人来家已经将金荣、宝玉结仇诸事告诉了红衣女,红衣女认定这个来要扭送宝玉的人正是金荣,便道:“我却不知我的亲戚怎么是个反贼,听你说似乎是因为文章的事情,真要是忤逆了圣上,连我亦不敢包庇。还记得我们这边原出过大案子,为个什么文章,不但将那反贼正法,连那同一个学堂的,不管写没写过一样文章,或竟是最虔诚守法的,一律连坐。想来圣上无比英明,非如此不能压邪扶正。想必这位爷跟我这亲戚不是一个学堂里呆过的。一会儿军牢快手到了,只怕你不但要告发我这亲戚,更该开出你知道的跟他同一学堂的那些人的名单,也以便察院将他们一网打尽!”
    金荣听了,将信将疑,旁边就有帮腔的:“可不是!那案子我们都记得,一捕捕了一串,从这码头牵过去,最可怜是那高声喊冤,道自己早知那文章忤逆,且揭发过的,怎的也要捕走?那军牢快手谁听他的?几鞭子抽去,血就溅到河里!”
    因那红衣女四季一贯只穿红衣,众人皆熟,人缘极好,就是饭铺掌柜,亦常得他家好处,真真假假,帮他说话,说是让伙计去唤军牢快手,何尝真的如此,那金荣听了,却不能不信,那时雨过天晴,一道彩虹挂在河上,人们纷纷招呼上船,金荣趁乱,竟自溜掉了,回城路上,心里七上八下,方知诬人文章忤逆不是闹着玩的,若惹怒圣上,株连起来,连揭发者亦无好下场。进了城,也不回家,就去察院要撤回那状子,遭到斥退,道:“你当递状子是儿戏么?”回到家,更忐忑不安。那边码头上,红衣女招手,宝玉所乘的大舡,越走越远。要知端的,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《刘心武续红楼梦》 下一页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